成人用品:www.2s.tv
9igjjhf.com > 穿越小说 > 战火英魂 > 正文 第八回:出乎意外走正面 文天排雷救铁匠
    “不过,这事还是得向韩桑连长汇报下才好。”这时的连队只是临时拼凑而成,韩桑不一定能管得了秦柯,但秦柯仍是自觉地想到就征求意见,就往连部那边走去,正好顺便向石栓柱交待下任务。

    在秦柯走后,李文天就回到堑壕,准备从三班里再挑选二名士兵。他没有听从秦柯的原话,将整个三班的人都带上。

    开什么玩笑,潜行夜袭不是去打群架,讲究的是出其不意的奇袭效果,而不是带着人多势众就有胜算了?那样岂不是等于通知敌人我要来啦,还夜袭个屁啊!

    “这是三班,我才是三班长。”当知道李文天要从三班挑人时,三班长根本不卖李文天的帐,

    “我这是奉秦排长的命令,来挑人的。三班当然是你说了算,行不行,你看着办吧?”李文天知道和他没有什么好争强,只是小声地说出是秦柯的命令。

    “都是谁?”当李文天打出排长的旗号后,三班长当然得听排长的,想了下,还是有些不甘愿地问道。

    李文天便将要的人名单报给他。

    “凭什么我不能参加?”三班长一听说没有自己的份,竟像是受到了侮辱般的跳了起来。

    “吵,吵什么吵?不是让大家抓紧时间休息吗?明天还有战斗任务呢!”秦柯很快就回来了,远远就听到这边的争吵声,跑过来就是一阵臭骂。

    看来韩桑并不看好这个夜袭方案,这从秦柯黑着的脸上就可以看出来了。

    “排长,我有意见。凭什么新兵蛋蛋都可以参加。而我反而不行?而且还是他说的……”三班长平时也是个牛逼人物,哪能咽下这口气。

    “这么大声嚷嚷的干嘛?你这是深怕敌人听不到是吗!有意见,以后再提。”教训完三班长后,秦柯转身疑惑地问李文天,“不是说好带上三班吗?”

    “排长,这次任务不宜太多人参加。人多了,很难隐蔽行踪,不利于夜袭任务的完成!”李文天不敢对着秦柯面说,像是做错事似的勾着头低声怯怯地向秦排长解释。

    “三班长,你就在家负责带好留下的同志,战斗任务多的是,还怕没仗打吗。”既然是授权李文天全权指挥,秦柯只好默认了李文天的这个决定。

    其实,李文天对这次任务并没有什么具体的方案。在简单地向招集起来的六个人介绍了任务要求后,他就不知道再说什么了。

    “排长,您还有什么指示吗?”李文天看向秦柯,有些尴尬地讪讪问他。

    “都说过了,一切由你作主,我只是这次行动的一名普通老兵而已。”秦柯并不想给他增加压力,平和地回应,这倒让大家都有些不适应。

    “那就出发吧。”李文天咬咬牙,带头走进夜幕里去……

    秦柯以为会从阵地的东面下去,没想到李文天却直接从正面走,惊讶之余苦笑地感叹:真是个难以让人抓摸的家伙!

    其实选择走正面,李文天也是衡量了许久才定下来的。绕道走不仅花费时间多,而且根本就没路可走,预计可能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危险,最可能的就是南国人埋下的地雷,其次就是毒蛇等。正面却基本可以排除了这些危险的因素,主要缺点就是容易惊动南军,可是反过来分析,不是还有个“灯下黑”的原理吗?越是被大家认为不可能的事,你做了往往是最简单可行。加上石栓柱他们已经开始实施骚扰计划,不就大大增加了他们的安全系数……

    “你以前也在丛林里呆过?”看到李文天在黑暗中老练地带着大家潜行,尤其是路线的选择更是让外号叫猎人的士兵深感佩服,便小声地问了一句。

    “当兵前,我喜欢打猎,经常在山林里闯荡。”李文天随口就忽悠了猎人,其实这完全是拜托老兵对自己那近三个月残酷生存训练的结果,如果不是有着这雄厚的根基作依托,打死他也不敢走在前面。

    顺着谷底的小溪走了一会后,拐上一片坡地,前面就是茂密的丛林了。一路上都没有遇到想象中可能出现的情况,顺利得让李文天都不敢相信的疑心疑鬼起来了。

    而穿过眼前这片山坡上的树林,几十米上面就是南军的阵地了。

    “大家先休息下吧。”总觉得太顺利了,李文天不由地有些犹豫起来,格外地提醒大家“注意隐蔽。”

    “什么停下了?”后面的秦排长赶到前面,不解地小声问正在静静探听上面动静的李文天。

    “排长,您说,我们是不是太顺利了?”李文天以自己少有的认真,看着秦柯询问道。

    被李文天这么一问,秦柯也疑惑地望向上面南军阵地方向,尔后又将目光投向李文天,冲着夜色里那断断续续传过来的枪声,不敢确定地猜测道:“也许是被石班长他们吸引过去了吧?”

    “铁匠,我们先上。排长,你带着其他人和我们保持一定距离,是支援还是撤退由你决定!”想不通就不去多想了,既然都到这了,退回去是不可能的,自己也丢不起这面子!

    秦柯在心里欣慰地骂了一句:每到紧要关头,这小子挺有尿性的!嘴上则小声地提醒:“你们小心些,我们会在后面随即给你们支援的。”

    丛林里比外面更加黑暗,李文天和铁匠完全是依靠手摸索着连走带爬往上挪动,他们不时的被荆棘划破脸及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而且这样的爬行非常耗费体力,不一会俩人便有些气喘起来,但情形危急两人都不敢放慢速度。

    “我,我像是踩上地雷了……”突然,铁匠发觉自己踩到地雷了,一股恐惧瞬间涌上了心头,惊悚地向李文天叫道。

    真是怕什么偏偏就遇到什么,听到铁匠的惊呼,李文天的心头也是不禁打了个寒颤,急忙咐嘱铁匠:“千万别动,我就过来帮你排雷。你稳着就没事,放松些……”

    嘴上是这么安慰着铁匠,其实他心里却十分紧张,这黑暗中真看不清是什样的地雷,自己该怎样去排除,心里根本就没数。

    李文天摸到铁匠身旁后,好在铁匠还能配合,经过一番紧张的摸索分析后,弄清是爆炸式反步兵地雷。

    “铁匠,可能要花些时间,我尽量快点取出地雷的引信就没事了,你别紧张啊!”感觉到铁匠已经紧张的全身发抖,李文天尽力地压制住自己的心跳,用平缓的语气劝慰着铁匠,同时也借此放松和稳定自己的情绪。

    排雷本来就是件危险的事儿,能不能保证两人能否活着离开这儿,现在就看铁匠的心理素质如何了。

    李文天擦了一把前额的冷汗,摸索了一会,庆幸遇上这种古董级地雷,还真难不倒他。抽出老家伙送给他的那把匕手,便细致的操作起来。

    “铁匠,可以把脚拿开了。”不大一会儿,李文天就扒开浮土,取出了地雷的引信,尔后松了口气后,让铁匠挪开脚。

    而铁匠此时已经是惊吓的浑身冷汗淋淋,双脚麻木得不能自己了,最后还是靠李文天的帮助下,才坐到一边喘着气,神志看来一时还不能恢复过来。

    “你先歇会,我得找到其他地雷,要不然我们今晚的任务就得泡汤了。”李文天想到这片密林里肯定不只这么一枚地雷,如不排出一条道来,即使侥幸地上去了,回头撤退时也难免会被炸。

    “文天同志,那个……”听到李文天的话,铁匠那刚放下的心又咯噔一下提了起来,还来!哥的小心脏已经承受不了了。

    “嘿嘿……怕了?”看到他那副熊样子,李文天本想蹊落几句开开心,霎时又觉得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便宽慰地说:“很明显,这地雷是临时布上的,是用来防备夜里偷袭,所以都埋得比较简单,很容易就可以找到,你放心好了。”

    “什么情况?”由于耽搁了些时间,后面的秦柯他们也上来了。

    “我踩上地雷了。”铁匠仍然有些余悸地抢先回答了一句。

    “什么?踩上地雷!”由于看不清铁匠的情况,后面上来的几个难得整齐地异口同声惊呼起来。

    “嘘。大家小声些,不要惊动了南国人。踩上的地雷已经排除了,排长,你们先休息下。我还得继续排雷,要不我们回头的路都没了”李文天用平静的口气向秦柯他说明了一下,继续他手头上的工作。

    李文天的话让大家松了口气,铁匠更是直接不满地埋怨了铁匠:“你能一口气将话说完吗?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而秦柯这时看着黑暗中忙碌的李文天,更加的猜测不出这个貌似胆小鬼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幸好被自己拣到了一个宝,要不,这仗还真的不好打呢!

    “要我来帮忙吗?”

    “你在这种环境下排过雷吗?”李文天却不置可否的反问了一句。

    “那,我就不帮倒忙了……你也小心点啊!”秦柯当然没在摸黑中排过雷,只得知趣地悻悻停下来,没再往前面凑去。

    在这种充满了神秘和诡异黑夜下等待,让铁匠他们感觉到时间特别的难挨过,直等到李文天轻声地说“好了”时,大家好像是等了好长的时间。

    “铁匠,这三颗你给背上吧。”李文天挑了三枚地雷,让铁匠给捎带上。

    “这,不会炸吧?”显然,铁匠对这玩意儿是心怀畏惧的。

    “放心,没开启,你就是用铁锤敲击都炸不了。”李文天这时也没有时间给他解释,就简单地对他说了句实话,拍拍他臂膀就回到前面去了。

    穿过密林后,一行七人来到了半山腰,可以看到200米之外的南军的阵地。

    “他们在干嘛呢?”朦胧中看到阵地许多人影在晃动,不时地出现手电的光亮,似乎在忙碌着什么?李文天困惑地望着那边问秦柯。

    “我知道了!难怪我们一路那么顺。原来他之前没几个人,这会增援部队才到呢。他娘的滴!我们失去了个多好的战机啊?早知道这回事,下午一鼓作气就拿下这个阵地了。”秦柯也曾经和南国并肩作战过,一眼就看出了眼前的情况,后悔得牙痒痒的想咬人,唉的一声一拳砸在手掌上。

    “是吗?!真是天助我也!”李文天可不会去想那么多,惊喜得他一阵激动后,爽声喊道:“走,跟哥杀鬼子去!”说着就要往那边走去。

    “等等。”秦柯急忙叫住了他,“我说小子,你不把你的打算告诉我们,这仗怎样打?再说,你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过去,不怕被那狙击手当活靶子给打死了?”

    “告诉你吧,排长。我的作战方案就是没方案,靠上去后,咱就随机找便宜占。就眼前他们那么乱,嘿嘿……亏本的买卖我李文天从来不会做滴!”赚到这么个好战机,让李文天乐翻了天,忘形得意的都忘了尊重领导这个起码礼节。

    走了几步后他才回味过来,慌忙回头讪讪向秦柯解释:“在路上我想想又觉得有些不对,这狙击步枪的有效射程是在800米以上没错,但是在这么黑的夜里,就算有瞄准镜可以看得远?我们只能看到十几米远的目标,那南军不也是?你肯定打过夜间靶吧,那香火基本上也和香烟火的火星差不多,超过了100米之后肯定是看得不清晰。就不说200米,加上瞄准镜后加倍吧,那也只能在400米的距离才能准确射中目标。所以可以断定,南国鬼子的阻击手肯定躲在我们阵地不远处。而我们已经走到这个阻击手的后面来了,有阻击手带着人在前面守着,这边的南国人会想到我们会出现在这?再说你不是断定这后面来的南军刚到吗,这么混乱中谁会来管我们呢?都是‘自己人’嘛。”

    李文天带着夜袭小组想浑水摸鱼是否能得成,且看下回分解。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三国之我的手下都是玩家 神级系统之末世供应商 踏灵人 医武兵王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从武警新兵开始当教员 散人的自我修养 从2012开始 超神大掌教 都市狂少 密室逃不脱 重生狂妃她又强又飒 重启之下 变身之我的系统有毒 从八百开始崛起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地界传记 圣言问道 网游之烽火江山 宿主别作妖:反派女王拽上天 禁区之狐 洪荒仙师 妖魔当道 野犬破天 城里人酒馆 网游之屠龙牧师 古神养育者 九天元帝 恶魔校草,谁怕谁! 仙界赢家 一代枭雄 网游之万人之上 前夫又在耍花招 大王饶命 乙女的上升法则 扶刀行 长生道途 绝品仙尊赘婿 情忘星河 女总裁的房中客 战神狂婿 斗罗之先给阿银上农家肥 复婚老公请走开 终极猎杀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谢邀,人在洪荒,拒绝妖皇 两胎六宝:战爷的小心肝又跑了 绝不止步 重生八零:悍妻宠上瘾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大佬医妃路子野 网游之近战法师 木叶之王牌间谍 废柴丑女风华绝代 穿越时空之修仙记 间客 笑面特工天降彪悍妃 剑来 穿成田园傻女后我逆袭了 因为碰瓷我嫁入豪门 农女种田忙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武道至尊 危险老公小娇妻 观云记 娘子勿跑:夫君似兽 我有一身被动技 抗战游侠 傲娇狂妃重生记 美利坚财富人生 山寨王妃驯夫手册 冥境之锋 无情人画无情路 龙象 大唐捉妖司 寒门宰相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重生之年代纪事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替身影后只想暴富 和死神的恋爱日常 我有一条龙骨 网游之盗版神话 卡尔戏三国 山海封神传 转世神医在末世 网游之神级吞噬系统 重生之妃倾天下 火影之 灵君之心 紫川 明君从小抓起 这龙珠有毒 因你繁花似锦 问镜 总有奇葩想杀我 剑佣2 莽荒纪 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 旧日之子 捍卫荣耀 天使位面 末世宅在家 捍卫荣耀 我有一座无敌城 大靖日月 至尊邪圣 天老爷驾到 重生于康熙末年 至尊剑皇 风云之旅 神算赘婿 傲世倾狂 风雪靖苍生 贞观卖纸人 剑佣2 朝为田舍郎 第一战神 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 0号玩家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重生之我的八个女神姐姐 儿子,王爷不是你爹 年长飞 校花的贴身高手 心之上 狂暴战兵 一剑殇红尘 我叫闭嘴好吧 春日宴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谢邀!高考弃权,我已成神 兽世狂情:兽夫大人真可口 神魂至尊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扭曲的日常物语 娱乐:我说真话震惊了全世界 孤才不要做太子 仙朝 昆仑小师叔 剑泣魔曲 杜总你捡来的奶狗是大佬 巅峰仙道 天下男修皆炉鼎 子弹世界 一世孤尊 三国平云传 我能添加逼格值 邪剑诸天 交锋 小可怜才是顶级大佬 嫡女锋芒之狂妃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烟花似暖月犹凉 偷心阁主甩不掉 我的混沌城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谪仙乱舞 九星轮回诀 几世不忘 武侠 应是案深情浅 哀家克夫:皇上请回避 都市之 大唐顺宗(唐朝吴老二) 甜心宠之墨冷曦暖 轮回佰转 九零女神算 我想让你爱这个世界 在火影练吸星大法 玩转阴阳界 花开守城 苍穹神殿之大周风云 神话三国领主 长命酒师 美食三国 我真的是渣男啊 大清九福晋 从零开始 我在雨中等你的季节 致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长夜余火 致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云时问锦何处去 烟尘寂 第一赘婿 跃马扬刀 召唤文武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从黑化后开始神级选择 都市逍遥邪医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殓妆师 从指环王开始 雷霆立道 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这只是个咒语 陛下因何造反 我有颗七窍玲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