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igjjhf.com > 穿越小说 > 战火英魂 > 正文 第九回:随机应变定分兵 文天寻找弹药库
    听到李文天的解释,秦柯暗暗吃惊道:这小子果真不是个善类,不仅脑子好使,且使阴险的招儿真多!当即收起步枪,猫着腰三步两步就往前跑去。大家也甩开大步跟了上去。

    “等……等会儿!”李文天有些尴尬地压低声音朝秦柯叫道:“排长,您这是干嘛?”

    “袭击南军啊。怎么了,不是你说见机行事吗?”秦柯不解地反问道。

    “我的大意是这么个方向,但我们也得分分工,分成若干组后,再行分配各组的目标任务,相互配合才行啊。”李文天有些怪怪地看着秦柯,发觉好像这会他比自己还毛躁呢?

    听李文天这么一说,秦柯立即反应过来,带着歉意自嘲道:“对,对。你看,我这人都被你绕懵懂了,你是总指挥,我听你的!”

    这都哪跟那啊?这也怨得上我吗?李文天满脸黑线忿忿不平暗自腹诽起秦柯不地道。

    “这个……”李文天有些纠结的说道:“得到了那边,我们才能酌情确定。”

    “那就快走吧!”秦柯也觉得应该这样,转身又迈开了大步。

    身旁的铁匠看到排长走开后,便用臂膀撞了撞李文天,伸出拇子由衷地钦佩道:“牛啊!”

    “快跟上排长!”李文天知道,这会身后的这些家伙肯定是惊讶的眼珠子掉了一地,虽说哥也显摆,可那也得看时机不是。

    情形果然像李文天判断的那样,黑暗中根本就没有人搭理他们七人,直至走上了阵地右侧时,走在前面的秦柯才遇到一个负责警戒的哨兵不经意询问。

    “他在问排长口令。”身旁的猎人轻声向紧张起来的李文天解释。

    也不知秦排长笑着向那哨兵说些什么,只看到他迅速地接近了哨兵。然后两人就抱在一起了。

    “这什么情况?”猎人吃惊的圆睁着双眼,惊讶地问李文天。

    “这,这……”其他人也是一样的迷惑不解。

    李文天此刻对秦柯真是佩服到刮目相看了,差点叫出声:哥,还是您牛啊!这也行?于是朝呆若木鸡般铁匠几个招了下手:“没见过‘拥抱’吧?还不快过去!”

    李文天他们跟上时,秦柯刚将南军的哨兵尸体放下,站在那喘着粗气。

    站在这个位置,那面的南军阵地一览无遗。

    “我的妈啊,这么多!”望着前面涌动着的人头,铁匠不禁地惊呼道。

    “想找死啊?”李文天立即紧张得压低声制止,一记爆粟就敲到他的头上,“大家隐蔽好自己,从现在开始,除了秦排长和猎人外,不会南语的人都不许出声!”不知什么时候起,他也的有了这个爱好。

    李文天和秦柯伏在岩石上,一边观察,一边小声地交流。

    “那就这么定了:您带着铁匠、虎子和大雄负责寻找营部或连部,我和猎人、刽子手去炸他们的弹药。”李文天对秦柯说出自己的打算。

    “行!就这么定了,我们分头行动。”秦柯也不再纠结什么,因为两个任务都一样的艰巨。

    本来只是想来骚扰下南军阵地,顺便干掉几个南军找回场子,报韩桑那一耳之仇的小打小闹。现在看到有机可趁,李文天脑洞大开,就提出搞个大点的动静,让南军不得安生。

    他想不到的是,秦柯竟然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两人一拍既合,定下了这个大胆的方案。

    当李文天向大家说出自己刚才和排长商定下的计划时,几个家伙都惊吓的倒吸一口冷气。

    铁匠更是嘟囔抗议道:“这不是鸡蛋往石头上砸——找死吗?”

    秦柯和李文天都明白这几个货都不是孬种,只是要面对面陷身敌群之中,力量对比的绝对悬殊情势下,对于初次经历这样惊险战场的人来说,任谁也会产生畏惧。

    李文天不会长篇大论的政治思想动员,这会也没那时间,于是抢在秦柯之前冷冷的说:“我明人不做暗事,这次任务非常危险,很可能会送命。因此,我没有权利强迫大家,不想去的可以选择留在这等,或者先回去。也没人会笑话你们,因为你们的刚才的表现已经很好了。给大家五分钟时间考虑。”

    请将不如激将,这也是老家伙曾经教过自己的,而且就在自己身上百试不爽。几句话简单说完后,他就奸笑地站在一边等待着这几个家伙自己钻进圈套。

    果然,他的话一落地,铁匠就被他这么一激就激起了心里头一团无名火气,你他娘的不是诓人吗?人都到这了还退回去:“谁怕死了?我算一个,省得让人给看低了!”

    “我也参加!”

    “我也是。”

    他们这是明知道是陷阱也只能“勇敢”的往里跳……结果不到五秒,五个都主动报了名。

    秦柯悄悄地向李方天伸出拇子,“你丫的够阴的。”然后就点上自己那组的成员名字。

    “铁匠,把地雷放下。”李文天看到铁匠还背着地雷,便让他将地雷留在这儿。

    等秦柯他们消失在夜色之后,李文天又让猎人和刽子手靠近自己,又将计划中的一些细节要求交待了一番。

    “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两人有些兴奋的齐声回答,立即蠢蠢欲动起来。

    “那我们也走吧。”不知什么,李文天这会却有些歉意的感觉,怀疑自己这是不是在驱羊入虎口呢?

    猎人家的寨子就在边界线沿,和南国人的村落仅相隔着几十米远,因而日常语言完全相通。而且由于狩猎的原因,猎人更是经常与邻村的南国同行一同在南方的山野里活动,因而只要他自己不说明身份,别人是很难分清的。

    弄清这些情况,李文天心里更加对这次夜袭任务充满了信心:“把枪都放在这吧。”

    “什么?”刽子手和猎人都下意识地握紧自己手中的枪,怀疑是自己听错了,还是李文天说错了。本来就这么几个人和人家上百人斗,你现在还要我们空手空拳,这样的笑话不是一点都不好笑吗?

    “唉,你俩能不能用脑子想事情!南军有谁用‘56半’呢?待会我们是要和他们零距离接近的,你扛着支‘56半’不就是告诉人家我们不是一家人吗?”看到两人的反应,李文天深深感到这人与人之间的智商怎差距这样大呢?

    “呦……”其实铁匠和猎人也是算是机灵的了,李文天自己不去反思他那天马行空的思维,却怨别人不能跟得上他那变幻无常的思维方式,这不是扯淡吗。

    不用李文天再说什么,这两个也不是什么善类的家伙,他俩转眼就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猎人打头刽子手紧跟着,悄悄地朝不远处的几个南军摸去。

    后面的李文天摸着自己的鼻子奸笑道:“真是孺子可教也!”一副跟聪明人合作就是爽的神情,得瑟地跟在他俩的后面。

    人要学坏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只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猎人和刽子手已经被李文天给洗了脑,此时竟视自己锁定的那四个南军流动哨于无物,两人都拨出家传的利刃,以二对四猛扑上去。

    “同志,能借个火吗?”猎人用南语朝那四个南军打着招呼。

    “我们有火正愁没有烟呢……”其中一个可能也是烟瘾上来了,抢先乐呵呵答了话,谁也没想到死神已经悄悄的降临到他们身上。

    到了跟前,猎人装作在掏香烟,以便铁匠接近目标,占到有利的位置。

    看到他俩配合得十分默契,李文天满意的笑了笑,自觉地担任起警戒任务来。

    随着李文天的一声咳嗽,猎人迅速地出刀杀向跟前小个子的南军,挥出的猎刀几乎割断了脖子,随后又像个猎豹般猛扑到毫无防备的另一名南军,趁其发呆的瞬间,将猎刀准确迅猛地捅进南军的心脏。

    让李文天深感震惊的是刽子手的手段,他只看到一道寒光划过后,就听到两声轻微的“卟嗵”人倒地声响,真正的秒杀啊!

    虽说自己通过了老兵的严格训练考核过关,但要达到眼前这二位杀神的水准,他自觉还得苦练些时间才行,尤其是刽子手那漂亮的一手,让他感到了自己的勃子有一丝丝的凉意,惊叹道:这也太专业了吧!

    两人各自挑了枝AK47后,也给李文天拿了一枝,并将尸体上的弹药全部都搜集起来,平均分配到足够的子弹和手雷才罢手。

    一旁的李文天是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俩杀人和搜集装备的经过,这那是初上战场的新兵啊?活脱脱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直到他俩欲将尸体推下去时,才反应过来:“一人捡个头盔戴上吧。”

    李文天带着猎人和刽子手两个人悄悄摸到了接近堑壕的位置,李文天选的观察位置很好,他们是在一个植被密布的山坡上。居高临下俯视着下面这个南军这个阵地,几乎能够把所有景象一览无余。

    “大家先在这寻找下目标的可能方位。”李文天低声吩咐道。

    他娘的,要是有个热成像仪就好了,只要一点点仔细搜索过这个南军阵地的每一个角落,老子就不信还会找不出他们的指挥所和弹药隐藏位置吗?

    可是想归想,他还得摸黑费劲却不一定有效的寻找工作。

    不过,凭着后世老家伙教授的办法与经验,李文天观察了一阵后,还是有所发现了。

    “你两个看出点什么来了吗?”他有些得瑟地问道。

    “这两眼一抹黑,那里能看出什么鬼影来啊?”猎人沮丧的咒了一句。

    “就是嘛,黑咕隆咚的,怎么找啊?”看来刽子手也是一事无成了。

    “他娘的。你们两个在看什么呢?”

    “不是让找指挥所、弹药库?”两个异口同声地回应。

    “我还以为你俩在寻找人家女兵的两座‘山峰’呢?”李文天明白他们是在寻找南军人影,不由地就讽刺了一句,“找这样的目标,就是寻找出有疑点和可能的地方,谁让你们非看得那么清楚了?”

    “那你怎不早说呢?”猎人不满地嘟囔一声。

    “就是嘛。”刽子手也认同的回应道。

    “噫。你们自己这么笨,反怪起我来了!”这岂不是猪八戒倒打一耙吗?遇上这样的人,真是不可理喻。

    正想反驳的李文天突然停住,不说话了。

    “又怎么了?”猎人发现不对劲。

    “没什么,只是秦排长他们可能有麻烦了。”李文天苦笑道。

    猎人困惑不解,“出什么事了?”

    “你怎么知道的?”见李文天半晌没回答,猎人又低声道。

    “别吵。让我再看看……”李文天有些不耐烦,低声制止猎人别作声。

    “走吧,我们先去炸弹药库。”李文天也仅是心里有种预感,可是一时也看不出什么情况来,只好站起来先做好自己这边的事了。

    “那,秦排长他们怎么办?”刽子手低声问道。

    “如果我们不行动,那么秦排长他们也不会有所动作。整个行动将不会开始。”李文天有些无奈道,“最主要的是我也弄不清情况。”

    切!这不是废话吗?听到李文天说出这句话,猎人两个直接鄙视朝他翻白眼。

    已经混入南军阵地的李文天到底发现了什么?且看下回分解。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木叶之宇智波的逆袭 穿书后我成了战神文男主的妈 诡异分解指南 山海经年烟云过眼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剑道第一仙 北赵帮扶计划 寻剑 天罪灵墟 狐妖之明雅恋 从火影开始加点 重生傲世神君 祖宰诸天 巨鳄2 千亿老公宠妻成瘾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穿书后我推倒了暴躁男二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禁区猎人 登仙梯记 猫大人驾到 散落的月光穿过了云 徐总他又变甜了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诡三国 九星之主 重生末世之修仙 狼性首席霸宠妻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营川1934 农门婆婆要修仙 完美世界 宦宠 东京吃货 闻鱼 特工凰女倾天下 密室逃不脱 山海封神传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太古 铠甲勇士死神 把云娇 东宫 天刚传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电子大唐 我成了宗门老祖宗 残王嫡妃 流年千载忆成空 混元真仙 原始大时代 天耀星官 锦衣长安 网游:不断合成与进化的我无敌了 良辰美景未曾负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琉璃美人煞 西游魔改篇 老公大人,强势宠 我在仙侠世界做甲方 哀家克夫:皇上请回避 君心入骨,为你着魔 云若月楚玄辰 如墨如你 天鹰传奇 女尊之男神的自我修养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孙悟空转世之佛祖泪 君家有酒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谢邀!高考弃权,我已成神 丘丘人的原神之旅 进化游戏零 满级大佬修仙日常 开局奖励一亿条命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云胡不喜 柯南之红与黑的角逐 微铁镇Ⅱ 穿越回来 烽火乱诸侯 我真的是反派啊 女配是个小可怜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我有一身被动技 修罗武神传奇 终极猎杀 网游之凌云风雨 小楼传说 多情只有离庭月 我的功德不见了 开局拯救波之国 宇宙机甲之战争欲望 梦思卿 阴阳至道 百炼成仙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诛天龙皇 三生桃花簪 我与她合租的日子 斗罗之蚀雷之龙 五代梦 通天之路 抱枕疗法:总裁不绝望 暴躁小城主从良了 飞来客栈 教父的荣耀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西游魔改篇 她之城传 道则书 现状入侵 间客 娘子勿跑:夫君似兽 万古天帝 混血公主你不乖 魂穿名门团宠有点甜 在火影练吸星大法 修仙从沙漠开始 大明雍王 万古神帝飞天鱼 策江山:嫡若惊鸿 烈焰 武道乾坤 从海贼开始游荡诸天的幽灵船 启明1158 艳客劫 朕的丞相有喜了 微铁镇Ⅱ 神秘聊斋 至尊神皇 幻想之梦境世界 叫你一声大师兄 江湖有信 我心中的敌人 虎啸断云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葬阴人 诸天万界聊天群之我是神 两手书局 从仙侠世界归来 在逃生游戏中做朵黑心莲 万界仙帝 姑娘你不对劲啊 男神从打卡开始 大佬娘亲又酷又拽 神魔养殖场 魔神大明 天眼 我以年龄为生 太玄极道 凤凰涅槃之嫡女重生记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斗罗之画师 我在古代当大侠 散人的自我修养 此药解情毒 简少他总是想离婚 TF之萌学园穿梭奇迹 藏书阁读书三十年出道已无敌 大魏宫廷 重生之庶女琉璃 重生八零:娇妻有点辣 穿越了的学霸 职游之虚与现实 网游之 冷总裁的契宠娇妻 异界魔头在都市 戏精打脸日常 江上寒月明 吾妻非人哉 一个顶流的诞生 重生长姐种田忙 觅仙道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都市修仙奇才 烈焰 一境无敌 宗门里除了我都是卧底 即鹿 大汉黑科技 我们是兄弟 御鬼者传奇 八字命师 我变成了末日邪龙 江辰唐楚楚 止道为仙 修仙五千年 有事先找靳先生 奇幻浪漫物语 妖女白秋 潘德大领主 法相仙途 DNF之金牌导师 仙界第一卧底 神谕:莽荒法则 木叶寒风 军工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