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igjjhf.com > 穿越小说 > 战火英魂 > 正文 第十九回:班里来了新战友 文天忧虑胡玉梅
    “同志,您好像是华国人吧?”胡玉梅突然问道。

    “嗯。”李文天愣了下神,立即点着头肯定她的话。

    “那您怎会到柬国参加民柬军的?”胡玉梅瞪着那双秀气的眼睛,有些好奇地问他。

    “我……”李文天一时间竟不知看样回答,他总不能说是重生而来的吧?这不仅会被当成怪物,还可能非被当着敌特审查不可。

    “那你是华裔柬国人了?”胡玉梅并没有为难他,反而笑着表示理解。

    “您能说说,您认识这支枪是什么回事吗?”李文天耍了个滑头,急忙转移了话题。

    “你真想听?”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胡玉梅神支鬼差的也愿意对李文天讲这段回忆。

    “嗯。想听。”而李文天却莫名地产生一种激动的情愫,连忙真诚地点点头。

    于是,胡玉梅并用她那悦耳的声音,带着李文天回到了那六年前的往事里去了。

    那是对美军最后一次袭击的战斗也是发生在二月的春季里,当时美国人已经基本上退出了南国的土地,只有少量的部队还在维持着基地里销毁一些不能见光的东西。

    十六岁的胡玉梅已经被推荐到苏联的一所医学院学医,临走之前,她被北南的党组织要求参加这次战斗,以作为考验她的忠诚信念一次考核。

    由于美国认输已经宣告退出南国,因而留下的部队并没有什么斗志,战斗一开打,基地里的四十多人的一个排,很快就向进攻自己的三百多人游击队举起了白旗,战斗毫无悬念得结束了。

    可就在她轻松地缓口气时,不知当时带队的那位上尉为因何却突然宣布了屠杀俘虏的命令,这对美军怀有深仇大恨的游击队员们来说,是深受欢迎的命令,便蜂拥而上,采取了最原始的手段来惩罚这些美军。

    已经放下武器的美军眼见自己同胞受到惨无人道的虐待屠杀,立即激起了反抗行动,纷纷拾起自己的武器进行了抵抗。

    因为游击队过早暴露了自己的意图,毕竟这是在美军的基地里,相对地美军对这儿更熟悉,在被屠杀了十几个士兵后的美军,以三十对三百的战斗一直惨烈地由清晨打到傍晚才结束。

    在打死了这三十名美军时,北越的游击队也付出了近二百人的惨重代价。

    而始终一枪未放的胡玉梅,这次竟然立了大功,原因是说她杀死了顽抗到最后的一名美军。作为奖品,这名美军使用的经过改造的M16卡宾枪就授与她了。

    “用过它吗?”故事讲完后,胡玉梅轻声地问李文天。

    “没有。我也只是前天从缴获的武器中挑选来的,一直没有机会用。”李文天并不知道她怎会这么关注这支枪,还是老实地告诉她他还没有使用过。

    “这确实是一支好枪,我带着它也有二年多了,直到被上司看中要了去,我都没有用它开过一枪。”她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一样,平静地告诉李文天这支枪曾经跟随着自己度过二年多的时光。

    “如果你还想要,就还给你吧。”不知什么缘故,看到她那凝重的神色,李文天会产生出还枪给眼前这位美丽的南军军医的冲动。

    “不!不管什么说,我与它已经没有了缘份了。”她的语气并不重,却说得十分的坚决,将枪还给了李文天后说:“还是你带着它吧,让它保护好你的生命。”

    战时的时间十分紧张,更恩上尉和原政训官谈了没多久,就告辞回到连队,李文天也就昏昏晕晕地离开了胡玉梅,回到了萨沙城北侧制高点阵地。

    也不知道南军出于什么原因,在城外攻击了二天后,又突然撤军,顿时萨沙城又恢复到原先的宁静了。

    随后的几天里,担任警戒的日日夜夜,都没有遇到敌军的袭扰,萨沙总算是平安的。因而也李文天平白添加了一丝烦躁的思绪,但每到夜里他执勤的时候,李文天总会轻轻地抚摸着卡宾枪,脑海不禁的就会浮现出那张淡淡清雅的笑容,而时不时地就会出现在他的眼前闪动,让他滋生出许多遐想……然后就莫名的心跳起来。

    “操!老花猫思春了。”而这时,他总会这么自嘲地吸吸鼻子,加以否认自己是在想她了。

    民柬军上层并没因南军的撤离而停止对李文天他们连队的兵员补充。几天下来,都断断续续地来了一些士兵,被补充到各班里去。

    连队因此再次满员,人数达到了一百二十多人。由于一排前二次战斗损失不大,只补充了八名战士。

    “大家都过来认识一下,这位是新到我们班的许云锋同志。”三班长拍着手,召集全班战士到自己这儿,将刚从连部领回的一位白白净净、斯斯文文战士向大伙介绍。

    听完班长的介绍,班里的战士都主动地向前和许云峰握手,以示欢迎。虎子更是第一个拉着他的手,亲热地将大家介绍给他认识。

    轮到铁匠时,这家伙似乎忘记对方的感受,傻呵呵地捏着许云峰手不放,痛得对方的脸色都变白了。

    “铁匠,快放手,你弄痛人家了!”虎子是个诚实的孩子,发觉许云峰脸色不对头,急忙制止铁匠放手。

    “呃,唔,对不起,对不起!”铁匠这才发觉,急忙地撒了手,连连道歉,也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他那憨厚的样子便是让人无法发火。

    而刽子手和猎人只是礼貌地向他点点头。

    “许云峰?那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啊!呵呵……”李文天是最后一个走过来,笑容可掬地朝着许云峰笑着,好像不敢去握许云峰已经伸出的手,时间一长,让许云峰尴尬地收也不是,不收回也不是地僵着。

    “对不起,我爹给我取名字时,只是按照字辈取的,并没有其他什么意思。”然而,许云峰家境不错,是位高中毕业的插队知青,读过的书肯定不比李文天少。听到这儿,他自然认定李文天是在嘲笑自己,瞬时就觉得自己受到没来由的侮辱,整个脸色即刻黑了下来。

    妈的,这玩笑有点开大了!看到许云峰的脸色变了,李文天顿时就后悔了,自己只是想调侃下他的名字而已,怎知这人怎这么不经玩笑呢?只得讪讪的对刽子手他们笑笑。

    而刽子手听不懂这厮胡扯些什么,但从他两人的脸色反应上,却看出李文天无缘无故地把人给得罪了,于是白了一眼李文天,给了一个自讨没趣活该的鄙视动作。

    好在许云峰是个善于交际讨人喜欢的人,他转身朝向班长和其他兄弟时,脸上即刻就换上了笑容,和大家有说有笑地交谈起来,才使得氛围没有陷入尴尬。

    至于刽子手和猎人两个也不是故意对他冷淡,一来是性格使然,两人都不大喜欢对自己陌生的人表露出热情。二是战争期间的压抑感的作用,虽然他们不喜欢残酷的战斗,但象这近三天没有行动,守在阵地上无所事事又觉得闲得心慌,担忧着南军会从哪个地方突然冒出来袭击自己,哪有心情和许云峰套近乎。

    而李文天除了这些原因之外,他只是想找个乐儿来解闷。当他听到班长介绍说“许云峰”三个字时,就想到邻近的南国就有个重庆市,很自然地联系上了《红岩》小说中的英雄人物,因而就有了上面那个不愉快了。既然话不投机,李文天也不会刻意去和许云峰再解释什么,一人躲到一边去想自己的心事去了。

    “你丫的,又一人躺在这想什么诡主意了?”秦柯作为排长十分关心新来的战士安置情况,他先由补充多的班开始走,最后才从其他班来到三班。看到大多的战士都在那边聊得挺开心,唯独没看到李文天的人影后,便寻找到这儿来了。

    “排长,你看,前二天一到夜里,我们周边四处就会出现点点火光和狗吠叫声,今晚怎都不见了呢?”李文天果然在琢磨着别人并不在意的小事,听到秦柯的带刺的问话并不在意,他已经习惯了排长对自己所用的语言了。

    “被你这么一说,确实让人有这么一种感觉。据上级的情况通报,那些火光都是萨沙城的老百姓夜里点燃的篝火,难道说,这其中存在着什么蹊跷的猫腻不成?”秦柯听完李文天的话,不禁愕然地朝四周看去,情况真像李文天所说的那样,立即警惕地分析起这异常的情况。半晌之后问“那你是怎样看这事的?”

    “我在怀疑南国人是不是在采取什么行动了,这三天也太平静了吧?”李文天自己也弄不清眼前的情况是什么一回事,只是感到诧异,心里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而已。

    “你在这继续注意观察,我去连部反映一下。”秦柯觉得有必要将这情况向上反映,毕竟战场上的情况瞬间变化无常,随时都可能出现意想不到的危机。

    李文天正看得无聊的时候,秦柯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你想到南国人会什么做吗?”看来秦柯是白跑了一趟连部,一见面就有些焦虑地问李文天。

    “除了搞偷袭,他们还会有什么搞头。”看到秦柯吃瘪的样子,这是李文天早就预料到的结果。对于韩桑连长的军事素质和判断能力,李文天是从心底里看不上,明面上他当然不会傻乎乎地表现出来,那岂不是自找不痛快吗?

    “也只能这样判断了。”秦排长认真的思量了一会,最后只得有些无奈地叹息道:“夜里,我们都警觉些,加强戒备吧。”

    李文天没有回应,这是你们当领导的事,老子大兵一个才不会去闲操这份心呢。

    “你!”看到这厮不应自己也就算了,但他却一副事不关已般将自己身子躺得更舒服些,并带着幸灾乐祸样子,让秦排长不由地来气了,本想狠狠地踢他一脚,想想看在刚才给自己提醒的份上,才免了对他的惩罚,回去安排警戒去了。

    到了下半夜,正睡得惬意的李文天被一阵突然而起的急促枪声所惊醒了。他搓揉着沉重的眼皮,仔细听了一会,判断出这枪声是来自广渊城里,心里立即急促的跳动起来,产生了一种不好的感觉:师部医院被偷袭了!

    想到这儿,李文天顿时睡意全无,跳起身来往秦排长那边跑去。

    “这种可能性很大。可是,上级没有命令,我们也不能擅自行动啊!”看着李文天的焦急的样子,秦排长也不知道他抽的什么疯,没来由地提出要下山进城支援的请求,只得苦笑着回应他。

    “再不去就迟了!”李文天知道秦柯说的没错,这各部队行动必须是上级指挥确定进退的,要不然就全乱了套,因而也只能在自己心里着急。

    他在焦虑什么,当然只有他自己懂,就是为了那个与自己一面之交胡玉梅的安危而着急。

    “好了,好了,回去待命吧。”秦柯此时心里也在焦急,自己这些部队布置在这一带,就是为了保护城里的后勤单位,而现在只能呆在山上干着急,便有些不耐烦地赶李文天走。

    对于李文天这点小心思,秦柯当然无法想象到,欲知部队会不会下山逐了他的心愿,请看下回分解。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破极成仙 全球丧尸:唯独我有避难所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乱世世子妃 公子他有毒 都市医仙 异世界人员管理档案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穿成老祖宗后我乘风破浪 星球博物馆 穿成赘婿文里的极品恶婆婆 大荒神遗录 重生之九幽邪神 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万界系统 我想让你爱这个世界 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 源神觉醒 洪荒之鸿蒙大天尊 统一天下不能靠谈恋爱啊 火爆天王 恰逢夜暖知温顾 戟何 缔世魂王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木叶之王牌间谍 飞来客栈 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 蚁贼 恶魔殿下的绝版溺宠 全属性武道 摊牌!我在海岛享受人生 网游之修罗剑尊 腹黑太子高冷妃 精灵掌门人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赝太子 无尽侠客行 弑仰 叶凡秋沐橙 网游之修罗剑尊 大佬级炮灰 空速星痕 至尊龙帝 大明第一太子 帝霸 天地生吾有意无 极限保卫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传奇控卫 陨落少女 焚天御火师 腹黑狐女有点毒 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 茅山遗孤 蚁贼 当医生开了外挂 少奶奶她只想蹭气运 我在末世能升级 重生一九八四 白骨大圣 梦回大明春 寂寞杀场 九零团宠A爆了 某不科学的机械师 网游之杀戮者 艳客劫 斗罗之武魂是雷电 凰眸 联盟之电竞莫扎特 长生不死 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 废墟中的蚂蚁 史上 我在雨中等你的季节 神司驯凤攻略 捉妖小道士的寻药之路 仙门 我真没想出名啊 玩家超正义 雀王之王 烈火雄师 重生七零俏娇媳 轩心谷 极品贴身家丁 豪婿 盛世安景 捍卫荣耀 从仙界归来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夏已晚 仙榜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神道珠 明朝好丈夫 完美风暴 扶摇而歌 恶魔深渊 自学成仙 老婆不知道我是大魔王 大国重坦 浮生应作长歌行 替嫁医妃是大佬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单手持球 无心阴阳师 末世恋爱法则 赘婿 听说你爱我 我不会武功 完美婚宠:帝少VIP爱人 诸天尽头 武器专家 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穿入聊斋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除妖 公子别闹! 女帝直播攻略 重生之纨绔大少 潘德大领主 拐个掌门去修仙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 木叶之光 至尊纹章 高玩 刷点外挂 鉴神之路 不灭武帝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 水龙步梦 明天子 饲养全人类 超神无敌 黑色玫瑰 暗杀都市之黑狗 深海拳王 凤唳九天 回到明朝当王爷 天若不服 变身倾世圣女 从龙族开始圣杯战争 消魂引 网游之烽火江山 修仙从沙漠开始 傲世血凰 梦里不知她是客 回到过去屠个龙 赤之沙尘 第一赘婿 黄I泉 末世恋爱法则 我的微信连三界 千岁夫人她是黑心莲 傲世倾狂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娇宠无度:团长的重生小娇妻 孤城重启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天使位面 七瓣花开 女神的天才保镖 快穿之炮灰奇兵 三国之重振北疆 三寸人间 重生之魔琴公主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盖世 修真界败类 神医帝女:爹地又求翻牌了 三生三世碧海生天 平凡不平凡的世界 长安十二时辰 界起通天 兄弟抱我不报恩 策江山:嫡若惊鸿 万古血魔 传奇控卫 腹黑易少之樱花落雨 穿越之再见不如不见 流光夏染繁星似你 轮匙 北宋闲王 启明1158 这个吸血鬼不太冷 大医凌然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皓玉真仙 重生 地界传记 我的名字科比布莱恩特 重生97,陆爷甜宠悍妻 阎罗圣域 1949我来自未来 不负穿越好时光 lol小说尘埃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进击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