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igjjhf.com > 穿越小说 > 战火英魂 > 正文 第二十回:玉梅无恙喜庆幸 口舌逞能惹祸端
    因判断不清南军到底有多少人渗透进城,及下步他们又会袭击哪个目标,所有的这些都无从得知。守在高地上的李文天他们这个连,直到天亮城里枪声和爆炸声渐渐消失也没有接到增援的命令。

    吃过早饭八点左右,一连才接到抽出一个排战士进城担任警戒和肃清渗透之敌的命令。

    于是,韩桑也参照比例,从各排分别抽了一个班去执行这项任务,李文天一得到这个消息,便以少有的积极主动找到秦柯,强烈要求参加进城的任务。

    秦柯不由就想到他昨晚的表现,在心里暗暗地猜测,“这丫的,又要抽什么疯了?到底这城里有什么东西会让这他如此的急切?”

    盯着他打量了半天后,最终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因为,秦柯知道自己真的无法拒绝,否则被他缠上的话,还真得够自己烦了。

    “城里现在的情况并不明了,南军的这些人肯定躲在暗处,让大家一定要小心谨慎,保护好自己。”临出发前,秦柯特意对带队的一班长神枪交待一句后,才挥手让他们到连部去集中。

    临时组成的一个排由更恩上尉亲自带队,也许是和李文天一样的心情吧,进城后,他就迅速地带着队伍往师部医院直插过去。

    当他们到达师部临时医院时,看到的惨烈状况就令李文天感到了窒息般的感受,到处都是被昨夜南军残杀的柬军伤病员,其状况令人惊悚发指,这那是人干的事,其残忍性让畜禽看了也不忍心吧?

    李文天自然是不言不语地四处寻找起胡玉梅,然而,更恩上尉还误以为他是在找原政训官,非常感动地轻声地告诉他:“不用找了,老长官他们已经被及时转移了。我这也是刚才接到的通知。”

    听到更恩上尉这句话,在李文天听来就像是这世界上最美妙动人的天籁之声,真想好好地亲吻一下他那张满脸胡须的脏脸。整个人瞬时也放松了下来,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惬意。

    事后,李文天才知道,昨晚正好有一支刚上来的生力军到达城里,直接参与了弹压先去。因而,除了医院损失较大外,渗透的南军毕竟人少,组织的偷袭在其他地方并没有得到便宜。

    “你没出事就好!”李文天在心里默默地替胡玉梅祈祷着。

    李文天他们在城里搜查了一天,并没有什么收获,到了傍晚进城的各部队接到命令回到各自的阵地,李文天他们也赶在晚饭前回到了北侧制高点阵地。

    “全体听好了,下面被点到名字的各位……到连部开会!”

    是连部的通讯兵在大声叫喊。李文天听到名单中有自己,就不由地哀嚎了一声:“这个韩桑连长肯定是跟南鬼子商量好的,就是想尽办法来折腾人,不让咱们这些当兵的休息了!”

    当李文天苦着个脸,心不甘情不愿的磨蹭到了连部,神枪和其他的士兵却早已经在那等着了。

    李文天刚坐好,更恩上尉就迫不及待的开口讲了起来:“本来,这个会议是由韩桑连长主持的。刚才,连部接到上级的紧急通知,韩桑连长上营里去开会了。因此,临时就决定由我来主持……首先,我想对今天我们连抽调到的人员,在此进行口头表扬一次!因为他们在临时组成的进城部队中,其战斗表现很突出!”

    看来这一套,在这儿也盛行啊?这种毫无营养的口头表扬,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官腔,却又往往蛊惑得小兵们十分受用,实惠的很呢。李文天躲在角落里,勾勒起一丝冷笑戏谑地想道。

    “下面,我们就进入会议的主题。”更恩说到这,故意停顿了下,用他那锐利的目光从屋里各位脸上巡视了一遍,这才接着严肃说:“这二天,在部队里传开了一个让人不能容忍的事件,那就是有人开枪自残!韩桑连长和我都认为这是很严重的纪律问题,我认为我们应该对此高度重视,要利用铁的军纪,来把这种丑恶的问题消灭萌芽状态,否则的话……我们这支光荣的连队将会,将会完全失去凝聚力和战斗力,那后果将是非常严重!不堪设想的……”

    接着又是叭啦叭啦的说了一大堆,说得让在座的人都感到足够的羞耻,就像是在说自己一样迫窘的脸色绯红起来。

    于是李文天就敏感地意识到,这场会明着是针对那位自残的士兵而开的,而实际上,却是针对今晚被招集来的人。

    可以想像,李文天的心里会是什么趣味了。

    “奶奶的,这他娘的也太特么伤人自尊吧?你们一个柬国人干的龌龊事,却拿我们来恶心啊?”李文天果然是在暗自咒骂了起来。

    “所以啊……”更恩上尉顿了顿后,又接着说道:“你们都是我们连队的骨干,可以说是我们连队的中坚,我和韩桑连长相信你们,所以才召集你们来开这个分析会,你们一定不要让我们失望,要让全连的弟兄们都懂得战斗的光荣,认识到逃兵的可耻……”

    这都哪跟那啊?听久了,让李文天感到了十分的厌烦。你说的这这一套如果管用,那还会有柬军士兵自残吗?这名班长不正是被你们这样教育出来的吗?

    因为,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士兵们要的很简单,那就是活着啊!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有了希望才会树立起信心和士气。

    那位班长是个老兵,自然会有自己的是非观。也许正是他觉得那一仗,让他看不到胜利的可能……或者说他认为不值得打那一仗,那么他会认为自己为什么要为此仗而牺牲的意义。因此而丧失信心和勇气,也就成了自然的结果了。

    李文天就这样想着想着,竟然憋不住了,脱口而出地朝正在滔滔不绝地说教着的更恩上尉问:“在当时我们那么危急的情况下,上级为什么不给我们增援?”

    “李文天!”更恩上尉压根就没有想到,有人会这样毫无礼貌地打断自己的话。他先是感到突然而愣怔一下后,就想到被打岔的后果,于是气不打一处来,恼怒成羞的大声指责:“服从是军人的天职!上级做的决定自然有上级的道理,身为一名军人,你要做的就是无条件服从命令!”

    “更恩上尉!”这会的李文天也是鬼迷心窍了,竟然又和上司顶撞起来,当即就摇头摆脑说道起来:“我们华国有句古训说‘死得其所’。我们当兵的不是都怕死,怕的就是没有希望、没有让自己感到值得牺牲价值的任务目标。”

    “你!?”更恩没想到,李文天会讲出这样的“歪理”,顿时就被他这话气得脸色一阵发白,一时却又不知道怎样反驳。

    “更恩上尉。您刚才不是说,让我们分析原因吗?”这厮真的不管不顾了,“我就继续说了啊?”

    “其实,现在我们底下的士兵对外界的局势,什么都不知道,既不知道这仗为什么打得这么乱,又怎样做才打胜仗?更不知道这场战争要打到哪一天才能结束。而长官们从头到尾都没人说过,没有进行过必要的形势教育……”

    “这?”一向能说会道的更恩上尉被说的不知所措。

    “就是嘛。”

    “这位兄弟说的太对了!”

    “是啊……”

    “李文天是吧。说的真不错!”

    ……

    今晚被招集来的都是些被韩桑认为的“刺头”,而李文天的这番话又确切的说到他们心里去了。

    于是,李文天的话一落地,立即就引起了共鸣,大家马上就纷纷地附合起来。

    瞬时间,连部这间会议室里,响起了一片嗡嗡声,像要挤破这个狭窄的空间般激烈。

    “大家都别吵了。”不知什么时候,秦柯也来到了会议室,“先听我说说好吗?”

    可能是秦柯的声音有点大,“刺头”们竟然停止了议论,会议室瞬时就安静了下来。

    秦柯朝更恩上尉点点头后,再转向李文天他们说道:“其实,你们都误会了更恩上尉及韩桑连长了。至于大家都急着知道战场形势和战略目标,之前上级是为了保密所以一直不予以公布,我也是刚刚才听到了些消息。当然,也许知道的并不是那么全面。

    大家都要知道,仗打到现在这样,更恩上尉和韩桑连长也是很焦急的,甚至可以说比你们更急……你们如果这样对长官,也是不公平的!”

    秦柯这横插一杠,竟然让更恩上尉连连点头。因为,秦柯说的这也是大实话,仗已经都打到了这种程度了,而上面却还在对下面瞒着没说实话。

    当时那会的情形,韩桑和更恩两个长官连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援兵、有没有弹药补给。毫无疑问地来说,他们也是和我们一样,随时都可以当作舍弃的棋子。

    会议在这种情形下,显然是不能按照更恩上尉之前的意思开下去了,在秦柯的暗示下,他便草草地宣布结束了。

    “你丫的不想活了!你说说,你都说些什么狗屁的真话!你还以为是在国内部队里开的班务会啊?”更恩上尉一宣布散会,秦柯就一把拉着李文天,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破口大骂了起来。

    其实,秦柯一出现,李文天就意识到自己这回闯大祸了。直后悔自己怎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呢?

    这会被秦柯劈头大骂,也只能乖乖地站直着让他骂。

    “你丫的到底是什么想的?”也许是骂累了吧,秦柯终于停下来,气恼地问李文天。

    “当时,我,我也没有什么想,就是觉得憋在心口的话让人喘不过气来,就,就那么说了……那时,那里想到这么多呢?”李文天这会也老实的说实话,不敢再耍滑头了。

    “我前二天就想找你谈谈了。”秦柯盯着这家伙认真地看了一会后,才缓缓地开口说,“听到名单里有你,秉你那倔性子,桀骜不驯,我就心知要坏事了。安置其他的事就赶过来了,谁知还是迟了一步,一时没看住你,就给惹事了。你啊,真让人操心那。”

    “我不知道你的脑袋里是什么想的。是这二次从高处摔下,伤了脑子还是原先的你就是这个样子的。”秦柯看来是真的替他操了不少心,“但是,我要提醒你的就是,别忘了你自己来到柬国的初心。我们是华国人,都是有信誉的男人,别因为受些冤气就放弃了自己的誓言,那样没气量胸怀就不是真正的带把的男人了!”

    “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听到秦柯说到誓言的事,李文天不禁地心颤了一下。

    可是他还真没想到这事过,重生的脑袋瓜里记忆的东西,总有些模糊了的地方,而此时的李文天思维,正基本上是由后世的李文天主宰着。因而他的观念与现时代的人,必然有着代沟的差异。这也是秦柯看不懂他的地方。

    “那就好。”秦柯当然也就理解歪了他的意思,按照自己的思路往下说,“今晚的事,弄不好就注定了你无法再继续呆下去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好的想法,我会尽我的力量帮助你。”

    “为什么?”李文天悻悻地问秦柯,这是明知故问了。他觉得自己并没有说错什么,只是选错了对象说而已。说实话,他能服气吗。

    “‘为什么’?”秦柯不知什么回事,起先还怒气冲冲的恼怒其不争气火气十足的,说着说着,心境反而渐渐平静了下来,貌似生不起气来了。“告诉你吧。之前,只是因为你救了更恩上尉二次,他对你是心存感激的。几次都是他在帮着我,才制止了韩桑要对采取制裁,才让你到了今天没有受到伤害。而今天,你却将他得罪了,而且还是带着煽动士兵起哄性质,你这就是在绝了自己的后路。你明白吗?”

    秦柯今晚这么语重心长的找李文天谈心,究竟要和他说什么呢,请看下回分解。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天下男修皆炉鼎 军妆 妙手小医仙 太子,太腹黑 无敌神王 永恒神荒 一剑殇红尘 铁血强国 开局百万资源号 重生之都市 网游之绝武乱国 诸界末日在线 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飞剑斩天 回地球当个普通人 修仙炮灰改行搞科研 夏已晚 神道飞仙 虎王求生崽 剑宗旁门 轮回之无限进化 烈火雄师 凌家有女:摄政王妃不好惹 案发现场捉拿傲娇老公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 我真不是关系户 闲夫守则 末日城邦 绝色校花的极品高手 驭房有术 斗罗大陆之冰星神帝 山海图录 戏精打脸日常 春日宴 不逍遥 修罗狂少 吻火 我不会武功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妙手天医在校园 摄心记 美男咱有话好说 烽火华夏 快穿之炮灰奇兵 重生第一男妃 重生禁忌之恋 全球魔法降临狂潮 崇祯大帝国 修仙传 隐婚后我被大佬宠翻天 火爆天王 召唤神话之大秦天帝 明与理 逍遥派 东京猛男要什么恋爱日常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朕真没想败国啊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异世邪君 网游之王牌战士 重生之后我被投喂了 从收留青梅竹马开始 剑宗旁门 当医生开了外挂 踏凌诸天 首席情人:总裁的契约娇妻 穿越回来 藏拙 倾城记之毒美人 末世之开局运气爆棚 回到过去屠个龙 洞螟 回到三国之统一天下 史迈利三部曲:史迈利的人马 宫主她偏要又美又飒 仙魔春秋 麻衣神婿 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 春秋大领主 密室逃不脱 断雪刀 绝天仙主 化灵三奇 史上 萌宝速递:总裁爹地快认领 武动乾坤 南明争锋 重生之我是富二代 热血之青春无悔 都市帝君之王者之路 容华似瑾 中国足球黄金一代 龙之门 奸臣之妻 死亡停车场 家里养个狐狸仙 思锦书 斗神斗天 重生之有事请烧纸 大祝由 棋圣的工作 英雄无敌泰坦之神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不只是女神 忧忧创世界 峡谷正能量 格兰自然科学院 朕真没想败国啊 心之上 神级修士 神医圣手 鬼神盗墓系统 此间星辰 你玩过联盟么 母老虎升仙道 狂兵龙王 一境无敌 机战世界 绝品天医 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 火爆天王 我在都市召唤妖怪 天唐锦绣 许我年少无忧 成为团宠后我一直在掉马 蜀山大掌教 穿越从我的英雄学院开始 英雄联盟之天秀中单 绝品仙尊赘婿 仙武神煌 黄金瞳 我不可能是剑神 前夫又在耍花招 扶摇而歌 顾探又在凶案现场撒狗粮 云若月楚玄辰 至尊武神 百妖之路 大唐明月 不灭龙帝 绝品天医 庆余年 不灭圣影 网游之近战法师 极品贴身家丁 诸天 快穿目标干掉主神 绝品天医 菩提雪 大佬退休之后 太子,太腹黑 陆地键仙 重生农耕时代 爱若累了 史上 大夏将倾 修罗战婿 秘战无声 抗日之铁血兵王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美食三国 冷总裁的契宠娇妻 忧忧创世界 寒门宰相 离天大圣 从冷宫公主苟成武道至尊 武意天下 音隐之恶魔力量 修仙炮灰改行搞科研 一品荣华:悍妃天下 河洛仙侠传 雪夜歌行 韩冬 我真不是你家大人 第一赘婿 甜心宠之墨冷曦暖 重生90:辣妻要翻天 把云娇 星王朝 契言 紫血圣皇 穿成老祖宗后我乘风破浪 致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爱若累了 女友也有系统怎么办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青主 网游:不断合成与进化的我无敌了 虞书 重生宋青书 隐婚老公请指教 全职艺术家 三哥的拳头 我真没想重生啊 弃宇宙 上情之情 至尊神帝 统一天下不能靠谈恋爱啊 总裁老婆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