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igjjhf.com > 穿越小说 > 战火英魂 > 正文 第二十一回:秦柯逼迫说形势 文天内疚苦想
    “秦大哥!您究竟要说什么?就请您直接说吧。”看到秦柯今天特别的耐心,表情怪怪的,就直接问他了。李文天真的不习惯他对自己这样,倒让他骂上几句来得痛快些。

    “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你丫的平日里脑袋瓜挺好用的,这会怎又冒傻了呢?”秦柯果然又有点火气了,“说吧,你一直想离开,到底是抱着什么想法的?”

    “想听真话?”李文天没想到秦柯会这么直接问这个问题,平时他都是尽量绕开,回避这个禁区,于是就认真的问道。

    “废话。”

    “什么说呢?”看到秦柯是动真格的后,倒让李文天一时纠结起来,于是他从地上捡起了两个差不多大的小石子,然后对着秦柯说:“看好了,这两个小石子就像是我们。”

    “你丫的到底想说什么?”秦柯真弄不清这小子又在糊弄什么诡计了。

    李文天没有理他,而是将手中的石子分别扔进前面的河中的两个深浅不一样的水潭里。只见扔在深而宽的那个潭中的石子无声无息地沉了下去,连个涟漪都没有,而扔在那个浅水潭里的石子不仅激起水花,且发出一声“咚”的声响,而后就留下了一圈水纹……

    “看到了吗?”李文天拍了拍手上的灰土,向秦柯问道。

    秦柯见李文天这个奇怪的举动,一会看看河中的水潭,一会看看李文天的脸,似乎是明白,又像是不解,因而没有回应。

    “算了。”李文天摇摇头,心想你丫的怎就那么憨厚呢?“我直接说了吧。这深而宽的水潭,就像是目前柬国的大战场,在这种毫无意义的大规模的抵抗中,我们根本就像一颗小石子般,起不了任何作用。但是,我们可以组成小部队打游击战,那就像扔进浅水潭中的石子一样,就可以充分发挥我们的能量与作用了。”

    “你的意思是说,柬军像现在这样的全面抵抗没有意义,应该是转入游击战?”秦柯想了一会,便明白了李文天的意思了,“也许,你说的有道理,以弱抗强,正面硬碰吃亏的肯定是弱的一方。”

    “那还用说,我国的抗日战争,就说刚刚结束不久的南国抗美战争吧,不都是这样长期游击战,慢慢磨吗?”李文天本想说出自己意想的“加里森敢死队”计划,但看到秦柯立即就想到全面推开游击战的思考,不由就顺着他的意思忽悠起来。

    不过,他是真的佩服秦柯的军事才能,加上他的气量心襟和坚强的意志,如果让秦柯当个师团长,远比这个受气的排长要有作为吧,于是心底下暗暗替秦柯可惜起来。

    又聊了一会,夜色已深。秦柯也觉得这完全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这丫的简直是一点顾虑都没有,一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最后只得劝李文天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再惹事,小心提防。

    “知道了。秦老大,如果真的不能容我,那我只好离开了。”然而,李文天却愤慨的回答他。

    “怎说你个丫的好呢?你就不能给我夹着尾巴老实几天吗?”秦柯知道李文天不是傻子,但他却不明白,一个这么聪明的人,怎会这么没城府呢?总像个楞头青般闯祸。

    “哥。您还是早点回去睡吧,我其他本事没有,但如何保住自己的命,我是绝不会含糊的!”

    然而,秦柯所担忧的情形并没有发生。韩桑回来后,好像没有发觉这事般。秦柯几次遇到更恩上尉,他好像也没有异常,仍旧是笑着客气地与他打招呼。

    这人就是这么贱,秦柯更加觉得情形更加迷离扑朔,反让他揪心不安。

    而韩桑带回来的任务也没公布,只是要求要使补充进来的新兵尽快适应部队行动。弄得十分的诡秘,连三个排面前都没露出分毫的信息,让秦柯那是愁上加愁,整天忧心忡忡的,更加认同了李文天的怀疑。

    于是,在部队的两天准备时间里,还真让人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感觉。

    “虎子,你带那么多破烂干嘛?”李文天不解地看到虎子将自己那个背包塞得满满的,很多不该带的东西都往里装。

    “什么会是破烂呢?我觉得扔了都挺可惜的,万一要用上呢?”虎子被他一说,又认真地检查了一遍,觉得好像都有用处,不知道淘汰掉那些好。

    “这天气又不冷,那条破毯就扔了吧。还有,子弹要带多些,再就是多装点吃的吧……”李文天走过去,替他有选择地重新装好背包。

    看到李文天重新装过的背包,在重量上轻装了不少,但弹药和食品却增加了不少,正好过来检查出发准备的秦柯看个正着。

    秦柯是个老兵了,对于这种准备看似简单,其实还有不少学问在里头。

    “文天,你过来。”秦柯本来就是准备顺便找李文天聊聊的。

    “领导找我又有什么指示啊?”李文天见秦柯找他,又习惯地露出那 猥琐的微笑。

    “我问你,你丫的又嗅到什么‘味道’了?”秦柯已经是见惯不怪了,开口就直奔主题。

    “您这‘味道’是啥意思?”李文天像是不解,歪着脑袋看着秦柯。

    “丫的,你又欠揍不是?快说吧。”秦柯恼火的抬起脚,装作要踢他的样子。

    “别,别……我说,我说总行了吧?”李文天当然清楚秦柯问的是什么,看到秦柯又要动粗,就急忙收起那副欠揍的样子。“秦头,你这冷不丁地要我说什么呢?要不,你问我答行吗?”

    “行。”秦柯知道这小子的惰性恶习,能躺着,他绝不会站着。于是只好答应了他的要求,“你刚才,为啥替虎子调整背包?”

    “哦。就这事啊?”李文天故装恍然大悟的样子,“那还不简单?自我们编进这个连队后,什么时候给了这么多吃的、用的,连弹药也给个足。这不是明告诉我们,又要打个恶仗了。”

    秦柯被李文天这么一说,终于开窍了,憋了近二天的疑难点释然了。

    如果连队这次仍是正面作战,左、右两翼都部署有柬军,所以补给线基本是能够保证的,吃的、用的和弹药,上面就不会这么大方了,最多也就是适当的增加一些生活方面的物资。

    而韩桑连长这回带来的都是些装备弹药,以及行军干粮……

    “你丫的是说,这次,我们的任务可能是远程奔袭战?”秦柯会意地严肃问道。

    “反正,我是觉得这次不会太轻松了,可能又是救火的苦差。”李文天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他预感到这一仗,又不知道要折了多少兄弟。

    “你丫的,这么重要的事怎不早说,到时断水、断粮、断弹药,你知道会害死多少人吗?”秦柯已经断定这次任务的性质及难度了,对李文天没有及时汇报感到了恼火和不满。

    奶奶的,我只不过是小兵一枚,这事能怨到我的头上吗?李文天心里暗暗不爽,脸上却谀媚陪笑道:“我这不是讲了吗?”

    “虎子,你马上告诉你们班长,行装都按你这个标准。我得马上通知其他二个班去。丫的!老子不问,你就不能主动点。都是自己的兄弟,多说两句会死人呀?”秦柯立马火急火燎的要走,走前仍不忘记骂了李文天几句。

    “哎呀。我说秦排长,我这只是一种猜测,您就这么急着确定。到时可别怨我呀!”李文天看到秦柯这就凭自己几句话,就急燎急火的做了决定,不由的有点急起来了。

    “你的判断,毋庸置疑了!”秦柯说着时,人已经跑出十几步了。

    有道是一通百通。秦柯一经李文天的说破,立即就联想起许多。他想到上头也许是考虑到自己这个连几次担任重要任务,可以说是在战场上历经了九死一生,再加上就像是个“打不死的小强”般,确有对付过316a师的经验,对316a师的战略、战术比较了解,所以才会让这个连担任危险艰难的任务。

    有些事稀里糊涂倒还和过,完全不了解或是了解透彻了那都还好,如今只因李文天无意秦柯有心,一时间弄得扑朔迷离,让大伙都感到了心里发虚。

    “就开战了,你们怎不多吃点?”听到报告,秦柯就下来检查了。

    应该说这二天的伙食还算是不错的,每餐都能分发到大米做饭。偶尔还会有肉等荤菜,比以往丰盛多了。可是,一听说又有恶战在等着自己,有许多士兵就有了“断头饭”的感觉,竟然对还算丰盛的饭菜不感兴趣,咽不下去了。

    “许云峰。这么好的肉,你怎不吃几块?”秦柯选中了刚入伍几天的许云峰。

    “我,我看到这鲜红的猪肉,怎看都像人,人肉……”许云峰说着就想呕吐了。

    新兵们没打过仗由于紧张食欲大减,于是这猪肉还真没几个人能吃得下,倒还是辜负了上头的一片好意了。

    这种情况蔓延很快,就连在休息的时候,新兵们总是会一遍又遍的问着在战场上该注意些什么,该怎么躲避炮弹、子弹之类的,弄得铁匠、猎人和刽子手几个,一遍遍的跟他们解释都无法阻止。

    看到新兵们这种状况,李文天不由地感到了内疚……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他们这场仗也就别掺和了!

    “秦排长,我看给兄弟发些烟吧?”李文天觉得抽烟可以缓解人的精神紧张。

    “是啊,排长!”小虎也在旁边附和道。

    秦柯就因那次夜间韩桑被狙击打掉一只耳朵之后,就严禁抽烟了。于是没好气的骂道:“你们又不抽烟,瞎掺和个啥?”

    “我这不就是替您想想辙,释放一下兄弟们的紧张情绪嘛?”李文天装作满脸冤枉的搔了搔脑袋。

    “那好吧。”秦柯自己就是烟鬼,当然知道香烟有着麻木的作用,犹豫了一下,再次下着命令:“就许白天抽,而且必须是隐蔽在堑壕里抽!但绝不允许把烟带上战场!”

    不大一会,堑壕里就出现了一个奇特的景观了。

    不管是老兵还是新兵,一个个人手一支烟。老兵是趁机过过烟瘾,那抽得是一个惬意。而不会抽烟的新兵,被呛得咳嗽不断,但他们还是抹着呛出的眼泪坚持着。

    不过却没有人笑话他们,因为不管是新兵还是老兵,甚至是秦柯这个排长,对即将走上的战场多少都心存些畏惧吧?

    要说李文天这个馊主意还挺有效的。

    没过多久许云峰就开口问:“我们连部有功劳簿吗?”

    “这应该有吧?要不打到最后,怎样评判呢。”虎子脸上露出了几分自豪,因他就获得了枚勋章。

    “什么?你个新兵嫩伢的也挂念上这个虚的东西。”刽子手却毫不为意地说道。

    “诶!我们拿着那玩意儿,到哪去显摆呢?还不如发些硬货才实用。”一个年纪略为大些的士兵感叹道。

    “那也得有命用啊?”不知谁又接了一句。

    而这句话却又让刚恢复起来的氛围冷落下来了,半晌竟没人再吭声。

    恐惧笼罩弟兄们的情绪,李文天看着心急,欲知他又将如何想辙,且请看下回分解。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流荧抚凰年 神藏 变身之我的系统有毒 烽火乱诸侯 日娱字事 离婚议嫁 玄门小子 至尊纹章 摄心记 憾世天幕 足球临时工 失败秘籍 签到斗罗从史莱姆开始 幻界星游 斗罗之先给阿银上农家肥 仙武帝尊 七域命神 这号有毒 焚戮纪 木叶之宇智波的逆袭 穿书后我成了战神文男主的妈 诡异分解指南 山海经年烟云过眼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剑道第一仙 北赵帮扶计划 寻剑 天罪灵墟 狐妖之明雅恋 从火影开始加点 重生傲世神君 祖宰诸天 巨鳄2 千亿老公宠妻成瘾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穿书后我推倒了暴躁男二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禁区猎人 登仙梯记 猫大人驾到 散落的月光穿过了云 徐总他又变甜了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诡三国 九星之主 重生末世之修仙 狼性首席霸宠妻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营川1934 农门婆婆要修仙 完美世界 宦宠 东京吃货 闻鱼 特工凰女倾天下 密室逃不脱 山海封神传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太古 铠甲勇士死神 把云娇 东宫 天刚传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电子大唐 我成了宗门老祖宗 残王嫡妃 流年千载忆成空 混元真仙 原始大时代 天耀星官 锦衣长安 网游:不断合成与进化的我无敌了 良辰美景未曾负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琉璃美人煞 西游魔改篇 老公大人,强势宠 我在仙侠世界做甲方 哀家克夫:皇上请回避 君心入骨,为你着魔 云若月楚玄辰 如墨如你 天鹰传奇 女尊之男神的自我修养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孙悟空转世之佛祖泪 君家有酒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谢邀!高考弃权,我已成神 丘丘人的原神之旅 进化游戏零 满级大佬修仙日常 开局奖励一亿条命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云胡不喜 柯南之红与黑的角逐 微铁镇Ⅱ 穿越回来 烽火乱诸侯 我真的是反派啊 女配是个小可怜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我有一身被动技 修罗武神传奇 终极猎杀 网游之凌云风雨 小楼传说 多情只有离庭月 我的功德不见了 开局拯救波之国 宇宙机甲之战争欲望 梦思卿 阴阳至道 百炼成仙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诛天龙皇 三生桃花簪 我与她合租的日子 斗罗之蚀雷之龙 五代梦 通天之路 抱枕疗法:总裁不绝望 暴躁小城主从良了 飞来客栈 教父的荣耀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西游魔改篇 她之城传 道则书 现状入侵 间客 娘子勿跑:夫君似兽 万古天帝 混血公主你不乖 魂穿名门团宠有点甜 在火影练吸星大法 修仙从沙漠开始 大明雍王 万古神帝飞天鱼 策江山:嫡若惊鸿 烈焰 武道乾坤 从海贼开始游荡诸天的幽灵船 启明1158 艳客劫 朕的丞相有喜了 微铁镇Ⅱ 神秘聊斋 至尊神皇 幻想之梦境世界 叫你一声大师兄 江湖有信 我心中的敌人 虎啸断云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葬阴人 诸天万界聊天群之我是神 两手书局 从仙侠世界归来 在逃生游戏中做朵黑心莲 万界仙帝 姑娘你不对劲啊 男神从打卡开始 大佬娘亲又酷又拽 神魔养殖场 魔神大明 天眼 我以年龄为生 太玄极道 凤凰涅槃之嫡女重生记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斗罗之画师 我在古代当大侠 散人的自我修养 此药解情毒 简少他总是想离婚 TF之萌学园穿梭奇迹 藏书阁读书三十年出道已无敌 大魏宫廷 重生之庶女琉璃 重生八零:娇妻有点辣 穿越了的学霸 职游之虚与现实 网游之 冷总裁的契宠娇妻 异界魔头在都市 戏精打脸日常 江上寒月明 吾妻非人哉 一个顶流的诞生 重生长姐种田忙 觅仙道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都市修仙奇才 烈焰 一境无敌 宗门里除了我都是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