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igjjhf.com > 穿越小说 > 战火英魂 > 正文 第二十五回:临危之际救一排 团长惊诧问文
    “别误会,别误会,里面是我们啊!”经过一番相互“推荐”之后,虎子光荣地成了大伙的“代言人”了。但什么听,这“代言人”的说话底气就不足,还夹带着些许的慌乱语气。

    听出是虎子的声音后,秦柯方才松了口气,对韩桑说:“是自己人。”

    “他们躲在里面搞什么鬼?”韩桑非常不满地向秦柯疑问道。

    “待会他们出来问下就知道了。”秦柯哪知道李文天几个是躲在里面煮鸡吃呢?只能这么回应韩桑的话。

    看到刽子手几个一出门就警惕地压低身体,顺着墙根往这边走来,秦柯不由得惊异的问道:“你们这是干嘛?”

    “排长,对面的房子里还有南鬼子没清除清楚。”虎子立即回应了一句。

    “大家快隐蔽!”秦柯反应非常快,马上意识到危险,急忙朝后面的部队大喝一声。

    “砰……”回应他的却是一阵AK47的枪声。

    听到对面民房响起的枪声,李文天暗叫一声不好,随即将手上的碗往灶台上一放,也顾不得吃了一半的鸡肉和和可口鸡汤,迅速地拿起M16凭着感觉打出了第四颗子弹。

    看到民房二楼窗户中掉下的AK47,秦柯才回头看向那些中弹的战士。

    好在这枪声没再继续,只是瞬间就躺倒了五名士兵,要不损失就大了。

    枪声就是命令,虽说是迟了些,包括韩桑连长在内,全连都就地隐藏起来。

    “李文天在里面?”秦柯看到已经有人去抢救受伤的战士,这才问走在前面的刽子手。

    “我们一早就留在这等待,李文天兄弟说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继续搜索一下邻近几栋房子,结果发现对面的房子里有特工,就被压制在里面了,不过被李文天打死二个,打伤一个。估摸着刚才这个也是他开枪打死的吧?”真是近墨者黑,刽子手也学会了忽悠,半真半假地说了一通,以求掩盖几个偷鸡吃的事。

    韩桑连长听了秦柯的汇报,立即组织全连将对面的民房给紧紧地包围起来。

    看到外面的情况后,李文天收好自己的枪,想了一下,附身捡起了掉在地上吃了一半的鸡,粗粗的清理一下,就大口地啃了起来。

    秦柯是个什么人?他对刽子手说的话是半信半疑,也不知他对更恩上尉说了句什么话,便独自走向李文天这儿来。

    “你们在这儿干什么?”看到李文天口中在嚅动着,秦柯便疑惑地问道。

    “找吃的。”李文天随口就应道,说完又觉得自己的话哪里好像不妥,便讪讪地看着秦柯不知再说什么好。

    “那你还呆在这干嘛?走吧。”秦柯虽然有怀疑,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转身率先离开。

    李文天只好悻悻地跟在后面,回到一排的阵地。

    “对了。你还没有将情况向韩桑连长汇报呢。”回到排里后,秦柯才想起这事。

    “我不是让许云峰回去汇报了吗?”说到汇报的事,李文天最烦这事了。

    “大家都觉得许云峰说不清楚,再说,你可是昨晚的指挥官啊,这事怎能让人代替呢?”秦柯不以为然地数说李文天。

    “嘿嘿,这事谁说不是说啊?何必弄得这么复杂呢。”李文天又开始唐塞起来了。

    “你丫的。莫不是连这事也嫌麻烦吧?”秦柯看了他一眼发觉有些奇怪,不解地骂了一声。

    “要不,我就和您说说吧?”见被秦柯看破了,李文天又摆出了他那副笑脸。

    一见他那副“标笑”,秦柯就皱起眉,他正想开骂时,就听到了韩桑在那边的吼叫的声音。

    “坏了!”李文天看到韩桑将连主力这么嚣张用来包围一幢楼房,便焦急叫了一声。

    “这又怎么了?”秦柯虽也觉得这样大张旗鼓暴露主力不妥,却又不知道情况,于是便疑惑地朝李文天问道。

    “城里的南军部署的情况仍然没有弄清楚,靠城东的那一面大约还有一百来号人。所以,我们在摸掉西南面的零散小股南军后,就停止下来了。”李文天这会不用催促,他也急着报告敌情。

    “你丫的,怎不早说,却让他新兵回去汇报,他那里会讲得清楚情况。你这懒惰恶习不改,迟早要会害死人的!”秦柯虽然恨不得踢他几脚才解恨,但却更急着去找韩桑说明敌情。

    “里面的人听着!”吴连长举着小喇叭,小心的微微伸出掩体上面,朝着对面楼房喊起话:“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已经无路可逃了,快出来投降吧!”

    韩桑喊完后,接着就是跟在他身边的翻译接过喇叭,朝里头用南国话叽里咕噜地喊了一通话,但里面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他娘的!敬酒不吃,非要吃罚酒啊!”韩桑反复喊叫几遍后,终于失去了耐心,准备强攻了。

    “韩桑连长,请等等!”秦柯老远就急忙叫道。

    韩桑的手都已经举得高高,只待按下就开始进攻。被秦柯这么一叫,只得悬在半空举着。

    “这时候,你又有……”韩桑十分不满秦柯打断自己的指挥。

    秦柯也顾不得这些,就简单地向韩桑汇报刚才听到的情况。

    “你这这一惊一乍的,到底是什么回事?”显然,对秦柯这话韩桑非常恼怒。既然局势这么复杂,充满危险,那么眼前的这股敌人更要及时歼灭掉。

    秦柯哪里自己这么一劝,反而更加促进了韩桑的决心,“那就由你的一排上吧!”

    他朝秦柯挥了下手,命令一排先上去,秦柯二话不说率先带着一排就冲出了掩体。

    “全体都有,给我回来!”这时,一个穿着柬军服装的军官急匆匆地赶到秦柯身边,急吼吼冲着一排战士叫道:“全都趴下,都趴下!谁也不准往里冲!”

    秦柯霎间就明白了危险,急忙一把将喊叫的军官推倒在地,同时也大声地朝手下一排士兵命令道:“快卧倒!”

    一排士兵听到命令后,都慌慌张张地就地卧倒。

    “轰!”的一声巨响,那间民房瞬间就在眼前爆出了一团巨大的火球,残砖破瓦在他们头顶上嗖嗖乱飞……

    “好险那!”望着面前还未散尽的硝烟,李文天不由心有余悸地骂了声:“奶奶的!这南鬼子还真是不要命,如果再上去靠近一点……大伙只怕就要跟他们同归于尽了!”

    “同归于尽?”提醒李文天他们的那位军官听到后,却摇着头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泥灰尘土笑着说道:“这些南军才不会这么傻,会跟我们同归于尽,他们早就从地道跑了!”

    “唔!地道?”战士们不由面面相觑,南鬼子还有这一招啊?

    “既然他们都跑了,那还把房子炸了干啥?”虎子却傻里傻气地疑问了一声。

    “干啥?”李文天后怕的剜虎子一眼:“能用点脑子吗?他们这是想将我们给炸个粉身碎骨!再说这么一炸,让我们真以为是同归于尽了,也就不会怀疑到房屋里会有地道!”

    “团长,你没事吧!”这时秦柯替那位军官拍去背后的尘土,关切地问道。

    “团长?”李文天和士兵们一听到这话不由的就愣了。

    被称为团长的军官挥了挥手,极不耐烦的责备秦柯:“你怎也会这么毛燥,没弄清情况就敢带着士兵们往里冲?刚才多危险啊!”

    “我这……”听到团长批评自己,秦柯脸上的表情立时就变得怪异起来。这也确实难怪他,摊上一位不称职的上司,也只能拿命拼了,要不然临阵违命吗?

    韩桑连长匆匆的站起身来,整了整军装挺身说道:“报告团长,刚才如果不是您的提醒,只怕我们就要牺牲好几名士兵了!”

    “诶!算了,这次就不再说了,可不能再有这样的下次!”很明显团长非常不满意刚才那个进攻的决定,接着突然向韩桑问道:“你们昨晚参加渗透行动是三班吧,三班有个叫,叫李文天的小战士吗?”

    “他就是李文天。”不待韩桑反应过来,秦柯就推出自己身边的李文天报告道。

    “咦!”团长用欣赏的目光对李文天打量了一番后,高兴地点头说道:“你昨晚打得不错,你和你的战友们在昨晚战斗中的表现我都听说了,不错,打得很好!”

    “就在刚才,他还一连四枪就干掉了四个南军。”也不知秦柯出于是什么用意,看到团长赞赏李文天,立即就锦上添花的说出了李文天刚才的战果。

    “不容易啊!小同志,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四发子弹打掉四个潜伏着的南军……”

    “报告团长!”李文天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那都是蒙的,而且只打死三个,另外一个只是打伤的,可能已经跑掉了!”

    “哦!”团长闻言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很好嘛!能实事求是……不过一枪也许是蒙对了,可是连续四枪都打中,那就不是蒙的问题了,这说明你有过硬的杀敌本领。好好干,我们部队就需要你这样的战士!”

    这时团长将目光转到秦柯身上,主动地握着他的手说道:“兄弟啊,辛苦了!”

    “报告团长!”秦柯挺起胸膛说道:“不辛苦!”

    “嗯!”团长点了点头:“拜托你照顾这帮后生吧,打完仗我们哥几个再聚聚!”

    “是!”秦柯好像想到什么,咬了咬牙声,顿时就有些哽咽地应着。

    李文天奇怪地望着秦柯,他还是第一次见着秦柯动真情的样子,只是他是硬撑着才不让自己的泪水涌出,心里瞬间就产生了许多的疑团:秦柯竟然跟团长称兄道弟,而且感情好像还是很深的那种,提到哥几个时,他俩的表情……

    “您怎会在这的?”秦柯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随口问道。

    “你们几个过来。”团长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让韩桑和更恩上尉等几个靠近,向他们介绍了李文天他们并不知道的情况。

    原来,团长是路过这儿时,恰好与那个机密单位一起被一支突然出现在这的南军所包围。因情况不明朗,他并没有暴露自己。

    后来得知城里有一个重要的机密单位后,估计这伙南军就是冲着他们来的。便主动带着跟随他出来的警卫排,一起找上那个单位汇合,想配合他们一起突围。

    可是组织突了几次围,都被这支南军部队给打回去。围没突成,手下的士兵却折了不少,最后,只得听从机密单位的领导建议,一起守着那个幢全城最好的大楼。

    起初,团长也没在意,心里急的就是如何守住大数,等待增援。可是打了一天之后,他看出了南军好像并不急着攻破大楼,只要里面的人不出去,他们就在外面象征性地打几枪。怀疑南军这里面肯定存在着什么阴谋。

    当他将自己的发现的情况向那个领导提出来,但他完全不相信,觉得是自己这方组织抵抗得力,南军一时拿自己这面没办法而已。

    遇到这样不懂军事的领导,团长实在是无法和他勾通,但自己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就这么拖到昨天夜里。

    “那,你们是怎样发现这儿是个陷井的?”团长已经从昨晚潜进城实施夜袭的士兵那儿听到这个情况。于是就惊异地朝韩桑看去。

    “这……”这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韩桑也只得指着李文天说道:“是他先提出怀疑的。”

    真正会带兵的军官,都是非常注重士兵中的好苗子的,团长就是这么一个军官。

    “文天,你过来。团长有话要问你!”秦柯知道团长要找李文天。

    李文天实在是不愿意露这个脸,可是已经被秦柯点名了,只好十分不甘愿地磨蹭着慢慢地走过去。

    “你丫的。能走快些吗?”秦柯却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

    “我怕见长官。你,又不是不知道。”李文天却悻悻地回应他。

    看到他俩这个样子,团长不由地笑了笑,和谒地朝李文天问道:“你能告诉我,你是怎样发现的……”

    欲知李文天怎样说出自己的判断依据,请看下回。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妖神记 谪芳 残阳帝国 几世不忘 俊男坊 阴阳少年捉鬼记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顾探又在凶案现场撒狗粮 王者不死,荣耀依然在 树神启示录I九丘 铠甲勇士死神 嫡女归来 半夏墨染 梦封真龙 定位输出之王 美男志 无心阴阳师 天子剑诛邪录 尘缘 云胡不喜 谢家皇后 再修仙我就死定了 篮球之白银帝国 才不是魔女 汉世祖 重启末世 奇门仙道 大明镇海王 斗罗之画师 双衍纪 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 我王腾有冠军之姿 重生八零:悍妻宠上瘾 间谍身份 网游之天下无敌 日常系美剧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取缔者 教练是怎样炼成的 神启者说 收个逆徒是男主 神君他动了凡心 吞噬苍穹 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风三娘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昆仑有王 我的贴身校花 半城之黑白 寂寞大神 斗罗之金银龙神 网游之纵横天下 一念尘中仙 神魂至尊 君家有酒 我的微信连三界 偏偏嫁给了死对头 闻香,是君来 荣耀之冠 城市之异能战士 巡狩大明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巫女的时空旅行 张三丰异界游 契言 都市之土豪继承人 玉懒仙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修仙五千年 我的功德不见了 破极成仙 大荒神遗录 原始大时代 狩天改命记 红颜折 道不容天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万道始成空 武破九荒 剑道通神 镐京出猎 七贱下虎山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女友也有系统怎么办 重生第一男妃 一只喵妃出墙来 道长去哪了 回到三国之统一天下 这个大佬有点苟 万界仙帝 福妻嫁到 属驴的小子 没有字的信 超凡大航海 少年大将军 疯狂的手游 凌天剑神 三国:超级结交系统 官居一品 别小看这只宠物 棋圣的工作 星河魔帝 造化之念 三生三世碧海生天 极品学霸横扫南北朝 我真的是反派啊 连环妙计 蜀山大掌教 醉仙 剑绝仙古 可能是本假银魂 末世宅在家 我的微信连三界 丘丘人的原神之旅 冰火地仙 魂曜星尘 高冷上司请接招 法学院的新生 我的狐仙娇妻 浮生应作长歌行 极致灵气 元灵法则 我练武就能横推世界 我有好多复活币 醉卧江山 我见道长多妩媚 间谍身份 异者神术 训练家的格斗之路 全球秘境大逃杀 从炸掉魂环开始的斗罗 清明上河图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提前进入游戏的我,发现无敌了 我真不是装逼打脸 重生之投资天王 网游之屠龙牧师 横推山河九万里 古玩专家 全属性武道 元华伞 洪荒之创世宝典 梦里应知身是客 一品御厨 同桌凶猛 从长坂坡开始 极品捉鬼系统 天子剑诛邪录 北地枪王张绣 大唐顺宗(唐朝吴老二) 大明开局就登基 思锦书 某不科学的漫威科学家 人生介入游戏 天书进化 剑起云华 灰色灵魂 紫血圣皇 史上 春闺梦里人 斯坦索姆神豪 我的世界——复仇之路 莽荒纪 中华球王 伏溪仙道 彼岸:三女王复仇血恋 孙悟空转世之佛祖泪 X与H的星球日志 陀螺之凡御世界 此间谁曾踏花归 戏天玩主 万古天帝 凰甝斗 鬼医狂妃毒步天下 大将军传 痞子闯仙界 落地长安 超神机械师 不灭圣影 执剑卫道 剑火丹仙 谢家皇后 顶级神豪 朽木之下 情海狂徒之涅槃 萌妻上阵:总裁,请克制 我们的限制型穿越之旅 有事先找靳先生 冥境之锋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传奇控卫 星辰变 权臣 苦情九天 全职艺术家 重生之投资天王 豪门孤女:易少请放手 属驴的小子 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