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igjjhf.com > 穿越小说 > 战火英魂 > 正文 第二十九回:韩桑擅自改命令 李文天抗命排
    秦柯也像是做梦般爬上高地。按照他的想象,以2比1的兵力,要夺取这个高地,除了攻坚卓绝奋战,流血牺牲后,能不能成功,还是个问号,绝对不是这么轻易到像是搞演习般轻松就拿下了。

    “秦排长。我们三班打得怎样啊?”李文天看到秦柯一路迟疑地爬上来,心里立即就得意起来,哥们这手活儿玩的不错吧?

    “你丫的!得瑟个屁啊?”秦柯抬头就看到那副令他条件反射的笑,就情不自禁地破口骂了起来。

    这是什么状况?李文天这次是被骂的不得其解,便把眼光盯到他的脸上去,想在他的脸上找出个答案来

    “还不快去打扫战场!”秦柯心里明白,这又是一次幸运之神降临在自己一排的身上。虽说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大战,但秦柯也和战士们一样开心,如果总是这么幸运,不是更值得庆贺吗?

    这不是刚打了胜仗,又没死人,这“秦黑脸”却为何一脸不高兴呢?李文天的目的没得逞,便知趣地溜到一边去参加打扫战场了。

    “共计歼敌三十六名,缴获高射机枪三挺,班用机枪三挺,AK47三十支,手枪六支,手雷——”许云峰被临时抓差,负责战果统计。这时他正在向秦柯汇报战果,但还未等他说完就被秦柯打断了。

    “不用说了。让大家收拾一下,带下山去吧。”秦柯对这些不感兴趣,他只是听到了17号高地上的守敌人数后,觉得实际情况和之前的判断出入不大,马上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到对面枪声不断的18号高地上去了。

    拿下17号高地用了刚好半个小时。除了三班没有伤亡外,十班一名战士重伤,其他各班都是一、二个轻伤,没有出现死亡情况,这让秦柯大为欣慰。

    秦柯见对面战斗还在继续进行中,急着让手下士兵下山,本意就是想去增援韩桑他们。

    但他们走到半山时,就听到了那面的枪声渐渐地消失了。

    韩桑连长他们那边,也只比这边迟了二十几分钟,但也算是很快结束了战斗。

    只是战损比率没有秦柯这边理想。那边的情况是歼敌二十九名,己方牺牲了七名战士,负伤战士高达三十名。

    几乎是个个带伤,就连韩桑和更恩上尉也负了轻伤。

    不过,按照上面的要求,一连是大大提前预定时间限定时点,就完成了拿下17、18号高地的任务,从战损比上看,平均算下来,可算是一次完胜。因此,韩桑连长并没有因为自己负伤而丧气,反而显现出飘飘欲仙的得意,在向上级报告时,口气中带着几分的骄傲,让一旁的李文天听得鄙夷地耸耸臂膀,不屑地翻了翻白眼。

    处理缮后工作,一连也抓得很紧。腾出了一辆车将烈士和伤势较重的战士送往后方后,在凌晨六时三十分,部队继续向磅格县城开进。

    一连赶到距离暹滴县四公里处,一个参谋样子的军官带着几个战士,乘坐吉普车从后面赶来,直接向吴连长传达了团长的命令:以最快速度攻占磅格县城!

    由于之前那一战,自己一连提前一个小时前取得17、18号高地的战绩,受到集团司令部表彰。韩桑连长此时显得非常的精神,只见他神采奕奕地往全连队列前一站,貌似又要开始一番战前动员讲话了。

    李文天对此十分的不屑,又腹诽起来:上级即然是命令全连轻装,跑步前去配合攻占磅格县城。你还在这磨叽什么,这不是在违背上级命令吗?失误战机这才是严重违反纪律!

    秦柯似乎看到李文天的嘴皮在动着,竟然猜测到他的意思,轻声地提醒道:“战前动员是必要的,你小子给我专心点!”

    “连这没说出的话,您老大都能知道?也太神奇了吧,莫非真成了我腹中蛔虫不成!”李文天没想到秦柯竟然知道自己在腹诽韩桑连长,不由的惊诧起来,看来祸不仅仅是从口出,口不出也引祸啊,以后自己还真的得要小心些了。

    这次韩桑连长动员讲话并不是像李文天所猜测的那么冗长,就在他胡思乱想走神时,队例里就响起了震耳的口号呼喊声,这厮根本就没听清都喊什么,竟然也装模作样地挥着右手跟着吼。

    磅格县城位于磅洞西北面,一条公路与磅洞市和暹滴城连接,西面是一个柬国的唯一的淡水湖相邻。

    据侦察员报告,磅格县有近一个营的兵力(主要是公安和民军)设防。以一个团的正规军负责攻城,按理说这任务也不算什么。

    可问题是南军早就在攻占县城的同时,便开始了加强对磅格县城的防御建设,县城四周高地均构筑堑壕和地下工事,高地与高地之间堑壕相连。在其县城东侧,形成以无名高地为核心的防御阵地,前后构筑了有一定纵深的两道堑壕。充分利用岩洞、悬崖及坟墓等有利条件,构成半地下工事为骨干的环型、多层次、支撑点式的阵地体系,同时,沿临近县城的公路上,埋设了防坦克地雷和防步兵地雷。

    就凭这样的防御条件,以一个团兵力要攻占磅格县城还真不是件轻松的活儿。

    一连是前锋部队,前面的情况并不明朗,被要求到县城前面就不能乘车了。

    一连留下一个班在这儿看守外,全连便采取搜索前进队形展开,往县城方向推进。

    走了一会后,浓雾已经开始渐渐地消退,能见度也逐渐地明晰起来。

    大约走到距磅格县城5公里处,公路对面山坡上一栋独立房前的空坪上,有一位妇女对着部队大声地咿哩哇啦的叫喊着什么。

    “她要干什么?!”由于随队的翻释因受伤被送到后方,韩桑连长他们完全听不懂她在叫什么,于是就叫来秦排长询问。

    秦排长听了半晌,也听不全她说的话,就连猜带估地说道:“好像是不让我们往前走。她说的语言带着地方方言,我也不能断定是不是这个意思。”

    由于时间紧迫,韩桑连长就命令通讯员给她一梭子,没打着,她就钻进防空洞里去了。

    “猎人,她刚才在喊些什么呢?”李文天直觉,好像这妇女不像是恶意,便朝猎人打听她喊什么。

    “她说我们走的这条路上有地雷,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这妇女说的果然是方言,连猎人也要认真地琢磨一会,才不敢完全肯定地告诉李文天。

    李文天觉得事情重大,刚好他们班是尖兵班,就立即决定停止前进。

    “谁让停下的?”韩桑连长发现行进中的队伍突然停下,非常恼火地赶到前面来。

    这时秦柯也刚到,正在向李文天了解情况,“刚才那妇女说前面路上有地雷。”

    “什么,那个南国女人的话你们也相信?”在柬国发生恐怖的血腥镇压的那段时间里,韩桑是当权派派系的党员,从骨子里来说他是仇视南国人的,可以说是刻骨铭心的那种仇视。一听到秦柯说出这样的话,他立马就双目怒瞪:“时间这么紧迫,你们就为这女人的话耽搁时间。秦排长,耽误战机你知道后果的严重性吗?加快速度,跑步前进!”

    “不行!”李文天见吴连长这么鲁莽草率,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断然地拒绝道。

    “又是你!你竟敢违抗命令?”韩桑连长被李文天彻底激怒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就是请您给我几分钟,到前面去探查情况。”战场上违抗命令,那是多严重的事啊?韩桑连长一声责问,如晴天雷鸣般,就让李文天打了一个激灵,小声地解释起来,当然是带着恳求的口气那种。

    “不行!时间不允许。”韩桑连长仍然刚愎自用地坚持自己的命令。

    “我看,这样吧?给他五分钟,大不了后面我们加快速度弥补回来。”秦柯看到李文天竟然会抵制连长命令,肯定是有他的道理,要在平时,善于伪装这个家伙,打死他也不会这么干。

    “我同意秦排长的意见。”不知什么时候,更恩上尉也上来了。

    “还不快去!”秦柯听到更恩上尉也同意自己,就向李文天使了个眼色。

    “是!”李文天立即带着刽子手一起向前面跑去。

    不大一会,李文天果真在前面的公路上探查到了地雷,韩桑连长的怒气好像也随之泄了许多,咬着嘴唇不再吭气。

    排完雷已经不是五钟,整整用了三十五钟,而且大部分地雷只是作了相应的处理没有取出。

    李这样处理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因为,他已经远远超过了韩桑给他的时间,而且他也明白时间确实是太紧迫了。

    “报告,秦,韩桑连长,更恩上尉。”地雷太多,李文天两个各人提了一枚回来,原本他是想向秦柯报告的,看到韩桑那张黑脸后,瞬间就改变了主意,直接向韩桑报告。“探查出公路上雷区长达300米,一共排出了13枚防坦克地雷。地雷设置是按照打击大部队的效果,埋成连环雷。”

    “什么?这……”更恩上尉不敢相信地接过李文天手上的地雷,认真看了看,果真是反坦克地雷!心里暗暗惊呼起来:“这是个什么概念?这种反坦克地雷杀伤范围30平方,在300米距离竟埋了30多颗,别说是自己一个连,如果真陷入雷区,就是一个团也剩下不了几个人吧?他妈的!南国人也太阴险了。”

    刚才远远看去,战士们还没有什么感觉,这会听到李文天的报告,一股惊悚的恐惧涌上了战士们的心头。瞬时,整个场面肃静仿佛可以听到一片心跳声。

    真是好险!幸好李文天和秦排长的坚持,没有贸然前进,要是按照连长的命令,这会一百多号岂不是变成渣渣了?不觉之中,都将目光齐齐地看向了韩桑连长。

    看着一脸黯然的韩桑,更恩上尉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道:“谁都有判断失误的时候,你也别想太多,至少你是因为任务时间的紧迫,才会焦躁。别想太多了,下步,全连还等着你指挥攻城呢。”

    韩桑没有回应,只是迅速地观察了下士兵们的反应。自己天天在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事还隐瞒得了大家吗?

    “前面出了什么事了?”团长带着主力此时也已经赶到了,因他们一直是乘车,故速度相对也快些。

    “我这就过去看看。”一名参谋也觉得奇怪,立即坐着一辆边三轮赶到前面去。

    “韩桑连长。出了什么事吗?”那参谋赶到一连,看到部队正要出发,便抓着韩桑问道。

    “对不起!我们遇到雷区了。”韩桑看到团部的参谋,误以为是来督促的,连忙陪着笑解释道。

    “你们的速度好快啊,我们也才刚刚赶到呢。”那参谋听到韩桑的简单介绍,便带着钦佩的笑意说道。“不急,不急,时间还早。”

    “那。我们就先走了。”韩桑听了参谋的话,心里更加不知是什么趣味了,急忙掩饰地向参谋告辞。

    而在一旁的李文天则是听得直接鄙视韩桑:哪里是什么催促啊,这不是还在夸奖吗?感情这厮是在好胜争功,全然不顾弟兄们的死活啊?

    正好,秦柯这时走过来。

    “秦老大。这连长是什么玩艺啊,连这命令都可以用来忽悠弟兄们啊?”

    “你丫的!讲话注意点影响好不好?再说,我就得刮了你的舌头了!”秦柯一听,立即就做了个禁声动作,压着嗓门骂道。

    “他不是说……”李文天心里却正为刚才的事忿忿不满,那里还就这样忍了。

    “你丫的!还说!”秦柯这回是大声地制止了。伸手就准备给李文天一个爆栗。

    “本来就是嘛,还不让人说。”李文天没说完就被逼着收回后半句,极不甘愿地嘟囔道。

    韩桑为再争功,擅自改变团部的汇合时间命令,却不容李文天的排雷时间,究竟会在士兵们中造成怎样的影响,请看下回分解。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都市重生之修仙系统 朔方的风江南的雨 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穿越日常 少女孟婆的优雅日常 金牌驭灵师不可能这么怂 自求吾道 天下男修皆炉鼎 长河惊涛 醉仙 祖宰诸天 重生之御见清心 流光夏染繁星似你 夫人她持崽上岗秀翻全场 嫡女为凰:摄政王爷宠入骨 仙陵 穿越回来 不负穿越好时光 木叶寒风 长生天阙 微铁镇Ⅱ 破劫星 户外直播间 我从凡间来 易修乾坤 活人禁忌 大宋有种 策妖之三界风暴 重生之极限进化 星辰变 被迫嫁给厌婚死对头 开挂成名后我被冷王盯上了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我要做球王 重生逆流崛起 穿成田园傻女后我逆袭了 逍遥派 南风阁之公子欢 我的二十四诸天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异界魅影逍遥 北赵帮扶计划 回到过去屠个龙 吴少的娇妻不好宠 水晶下的痕 炮灰女配的逆袭人生 坑爹联萌 天元道祖 龙啸大明 首充六元的剑 蓝色恋曲 灰戈 步步为饵 美男志 轻狂帝凰:邪皇别挡道 春花满画楼 偶像竟是我自己 通天官路 武炼巅峰 踏星 年少往事 万气争天 地狱少年王 绿茶重生后变成团宠小祖宗 仙门 第一序列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战火英魂 战王,王妃又要休夫了 山海狱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步步红人 剑绝仙古 我在东京放置成神 我在都市召唤妖怪 宫倾 戏天玩主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龙翔杏林 天纵莫敌 天元道祖 三国之我的手下都是玩家 龙凤双宝:总裁爹地请关灯 开局继承神魔墓场 汉唐天下 全球格斗 谍海先锋 全球魔法降临狂潮 探墓诡闻 契言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修神外传 魔神大明 我的狐仙娇妻 九零对照组我不当了 闪婚成爱:总裁强宠娇妻 难以逃脱的夙命 天魔人间 世子很凶 荣耀圈小团宠 重生之至尊仙婿 因为碰瓷我嫁入豪门 绝对暴力 昆仑有王 大贤者成长日记 傅医生你红线牵错了 我只会拍烂片啊 替身影后只想暴富 飞刀战神在都市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初心不负两生债 致命玩家 剑道第一仙 从武警新兵开始当教员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我家族长天天想着叛变 龙翔杏林 茅山遗孤 精灵小镇大有问题 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 地卷遗册 训练家的格斗之路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捉妖小道士的寻药之路 回到明朝当太子 从盗墓到首富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大唐腾飞之路 斗罗网游,开局获得选择系统 人生介入游戏 豪婿 阴曹地府我做主 深夜书屋 神祇领主时代 龙翔杏林 闲春 特战之王 老板每天跟我拼演技 洪荒龙鹏 英雄无敌泰坦之神 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 风雨江山之金戈铁马 汉末文枭 演员没有假期 归藏剑仙 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人在木叶已成影二代 末世 女友也有系统怎么办 诛仙 黄金渔场 昭奚旧草 间谍身份 逍遥兵王 抢救大明朝 神谕:莽荒法则 我的二十四诸天 蝶舞幻影 春暖入侯门 玄门小子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黑魔法使 我家道尊是神医 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烽火华夏 凤凰珞 庶女重生会算卦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战锤神座 万道剑尊 首席御医 我的岳父大大是阎王 异域神州道 从黑化后开始神级选择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魔门道心 女配是个小可怜 《请嫁给宇宙的主人》 王者青道 西游魔改篇 一等家丁 盖世 从仙界归来 铁十字 异者神术 盛宠无疆妖孽王爷放肆撩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医妃难当:这个郎中不一样 明天子 营川1934 网游之天下无双 小女异瞳 嫡女为凰:摄政王爷宠入骨 浮火 开局继承神魔墓场 星河魔帝 漫威的公主终成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