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igjjhf.com > 穿越小说 > 战火英魂 > 正文 第三十九回:伤员军医皆壮烈 胡李双双战强
    众伤员一起哄,四处逃跑着起来,让仅剩下七人的南军特战精锐一时也不知道先抓谁好,只能去拦截跑在前面伤员,而这些伤员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很快,七个南军就和伤员纠缠在一起了。

    “快跑!”已经看出轻伤员们的用意,带队的女军医立即朝大家吼了一声。

    那些抬担架的士兵抓起担架就疯狂地跑了起来,医生和护士便在一边扶持着,瞬眼间都隐藏进密林里面去了。

    原先还想抓活的南军特工,发觉自己上当之后,立即开始向轻伤员下毒手了。

    那些已经失去战斗力的伤员,岂是强悍的精锐特工对手。几个回合后,纷纷被特工残酷地杀死了。

    但他们的勇敢牺牲,却为战友们赢得了时间,暂时逃离开南军特战精锐的毒手。

    带队的女军医脑子非常清醒,她知道自己这方都是些女兵和伤员,根本就逃脱不了战力强悍的南军特战精锐围堵歼灭,而唯一能保护自己这些人的士兵都被甩在外围了。

    看到轻伤员那种英勇献身来保护战友的英雄壮举,她也作好了为战友们争取外围士兵赶回挽救创造时间的准备了。

    毕竟,这样的恶果都怨自己愚蠢的干预李文天的指挥,逼迫他改变行军路线而造成的,自己理所当然地要为此付出代价!

    倒下了这十个轻伤员,虽然没能拖住多少时间,却也吓着了见过多少死亡的七个南军精锐,在他们心里产生了一种感到恐惧的障碍。

    “勇士们,都给我挺起来,将这一切胆敢自不量力的敌人统统杀掉……”带队的南军特战精锐首领被气坏了,推开被自己刚杀了的伤员尸体,朝手下的士兵们喊叫着,带头朝柬军逃逸的方向追了下去。

    很快,他们便看到了前面不远处,一名柬军女兵似乎受伤跑掉队了。

    南军迅速地将其包围起来,准备捉个活的来问讯这伙溃兵的去向。

    这位女兵,显然就是带队的女军医。此时她装作很害怕的恐惧样子,缩着身体在激烈地擅抖着,惊吓过度的眼光充满了拒绝人靠近意思。

    “不用害怕……只要你说出你的同伴往哪儿跑了,我们一定会给你治伤……”南军精锐首领一边和言悦色地劝慰着,一边用眼睛示意一名士兵悄悄靠近这个已经吓坏了的女兵。

    这女兵像是因伤过重而无法走动,不能拒绝敌人的靠近全身的擅抖更加的激烈起来,几乎可以听到她的牙齿在打颤声音。而她的一只手则悄悄地扣着手雷的导火索,随时准备拉响手雷。

    似乎是为了不惊走猎物,那名靠近女兵的南军士兵走到她的身旁,就没有再靠近,而是用微笑的脸色,向她问道:“你受伤了吗?他们为何丢下你一人在这呢?”

    女兵没有吭声,目光却像是条件反射般看向了左侧的密林。

    那名靠近的士兵立即向领队的首领打了个手势。

    得到首领的“收到”手语后,他的脸上立即现出阴森的笑意,伸出一只手朝她的脖子抓去。

    而这时,女军医眼里闪过一道亮光,猛地扑向毫无防备的南军士兵,就在他打手势时,她已经拉掉了导火索。

    “不……”到了这瞬间里,这位本想捏死对方的南军才发现死亡已经通知自己了。他本能地想迅速作出规避的动作,但身子被女军医死死地抱着,最后只能发出了绝望的嚎叫。

    “轰!”的一声,女军医与南军士兵同归于尽了。

    而周边的南军士兵,毕竟是精锐,一感觉到不情况不妙时,就迅速地伏倒在地,但仍然有两人被弹片击中。

    “他妈的……”南军首领也因自己的轻视而付出沉重代价而发怒起来,一掌便将身边那棵茶缸般粗的树杆给劈断了,以泄心头之恨。

    “你们俩的伤势怎样?”这个带队的军官十分的变态,只是发出一掌之后,心态便恢复过来了,不能不让人佩服他的心理素质超强。

    “上尉同志。我们的伤不影响行动!”两个士兵迅速给自己的伤口包扎好后,也以超人的毅力,忍着巨痛坚定地回应长官。

    “那好。你们克服一下,等消灭了那些残渣,我送你们回国,好好的去治疗。”带队军官立即向他俩许了愿。

    女军医的牺牲是有价值的,任是那些南军精锐精明强干,这回也被她欺骗了,果然朝她眼睛看往的方向追去。

    “嘿嘿……终于等到你们跑进我的圈套里了。”刽子手等人笑了,他们在这片密林里藏着,就是要等南军从这儿去追医务组,好在这好好地教训下这伙狡猾的南鬼子。

    要不是那女军医给南军暗示了错误的方向,那么,刽子手他们埋伏也是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了。这也许就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命运的安排吧?阎王要谁死时,谁也逃脱不了。

    一连接的失误,让这支精锐的特战士兵锐气受到了挫折,加上急着要追上目标,为死伤的同伴报仇。本该发现刽子手他们埋伏的他们,这回却忽略了。直到距离他们不足五十米,才感觉到危险气息。

    就在他们刚要作出反应时,早就作好准备的刽子手他们三班和一班部分士兵,十多人几乎同时开枪,一时枪声大作。

    “他娘的。痛快!快杀死这些可恶的南鬼子!”距离这么近,刽子手觉得杀起来太爽了!一边大声叫着,一边拼命地扣动扳机不放。

    一通猛烈射击之后,倒在地地面上的南军只有三个。

    刽子手几个用“打死自己都不信”的眼光,互相地疑问起来:这才多远啊?就是闭着眼睛打,也绝不可能跑了一半敌人!

    这些南军的精锐真的是太强悍得恐怖,刽子手几个是越想越感到毛骨悚然,这还是人吗?

    跑掉的南军包括带队的上尉在内,就在发现危险的瞬间,他们就作出了规范的规避动作,逃过了密集得如暴雨般的子弹。并且迅速地隐退出危险境地,往密林的另一头飞快地逃去。

    而被留下的则是因之前,被女军医拉响的手雷炸伤的那两人,因动作做不到位,才没能躲过子弹。另一个是因为走在最前面,发现危险时已经来不及规避了,只得倒霉地被打成马蜂窝了。

    “文天。我们走错路了,你听左边才是他们去的地方。”胡玉梅听到刽子手他们打出的激烈的枪声,便急忙叫住跑在前面的李文天。

    原来他们在发军医殉职的地方查找出痕迹,便朝医务组他们撤退的方向追了下去,若不是听到枪声,倒是可以顺利地追上了。

    真是应了那名:不是冤家不聚头,就在李文天和胡玉梅转向枪声发出的方向跑去时,那三名南军精锐也正朝他们这面逃来。

    “好像有人?”胡玉梅警觉地止步倾听起来。

    “会不会是猎人他们几个?”从脚步声上,李文天听出了惊慌却仍不失于迅速。便猜测到是不是自己几个弟兄,因不敌南军精锐而逃循。

    “不像。”胡玉梅听得更细致,这是一种经过长期正规训练过的士兵,都有了稳重的脚步。而猎人他们虽然也不失于精干,但却达不到这种境界,“可是是他们!”

    李文天听出了胡玉梅的语气里,蓦然紧张了起来,于是也提起了精神。

    又是二对三!胡玉梅之所以紧张起来,就是听出了对方的人数。

    “他们过来了。”李文天已经感觉到这三个人已经距离自己不到二百米了。

    胡玉梅没有再作声,她迅速地观察了一下身边的地形,便朝打了个就地伏击的手势。

    李文天不知怎地,只要她在身边,就不去用脑子,只是等着她的行动指示。

    李文天在离开胡玉梅十米左右的一片草丛上伏下身体,迅速地隐藏起来。同时抽出了老家伙送的那把拔刀,胡玉梅的意思他明白,又是一场肉搏杀戮了。

    不到三分钟,三个身影就出现在李文天他们埋伏的这片山坡草丛的尽头。

    突然,那个领头的上尉在李文天他们的惊愕中止步不前了。

    他娘的!莫非又被发觉了不成?李文天不由地猜测道。他已经对这伙南军心生敬畏,不得不打起百分之二百的精神来对待。

    但敬畏不得于害怕。此时,他的全身莫名其妙地兴奋激动起来,充满了好斗的情绪。他好像非常期待和高手过招,而不在乎输赢!

    但他却是幸运的,一个身影正从他的跟前走来。

    李文天拼命地憋着气,怕惊动对方,让其有了防备。

    只有二米不到了,李文天像只猎豹般,“哧”的一下就腾跳起来,猛地扑向敌人。

    这家伙虽然是遇到突然袭击,但他丝毫没有乱了分寸。

    他先是迅速抬起手上的突击步枪,架住了由上往下扎来的短刀,然后一个驴打滚,避开了猫扑动作的李文天偷袭。

    “咦!”李文天不觉地惊呼一声,于是更加兴奋地再次向对方扑去。

    那南军也是凑巧地抵挡着李文天的第一次进攻,险险地躲过一击之后,他立即感觉到攻势十分的严厉凶猛,正想喘口气再应对时,哪知李文天又已经发动了第二波攻击,便急忙地集中精神来化解李文天的进攻。

    从表面上看,李文天似乎并没有占着什么便宜,实际上,那南军已经感到吃力了。他经历过许多这样的近距离的肉搏战,但从未见过李文天这样快的攻击速度,而且没有一点虚的动作,招招都是致命的招数,打得是万分的吃力与惊慌。

    这时,胡玉梅却接敌的则是那位领队的上尉。尽管她发起的突然袭击,刺中了对方的胳膊,但这个上尉根本就像没事一样,立即展开了反击。

    上尉的胳膊上鲜血不断地因其用力而流出,甚至都溅到了胡玉梅的脸上去,但丝毫不影响他的攻击速度和力量。一接触,胡玉梅就感到从未有过的压力,她便处于下风,一味地招架和回避对方的强有力进攻。

    更要命的是旁边还站着一个虎视眈眈的强敌,让她不敢全力施展开自己的实力,因而感到倍增的吃力。

    斗了一会,对方似乎觉得已经摸清胡玉梅的招式了,突然发起了一个雷霆左侧劈拳,企图仗着自己的力量大的优势,以硬碰硬的方式达到一招见效。

    然而,他太小觑了胡玉梅的实力,她哪里会傻到以自己之短去硬敌人之长。只见她突然使出了一招太极招式,以四两拨千斤的轻巧动作,化去了对方的凶猛的雷霆攻势。

    而这时,那个一直站着不动的士兵却趁机,对胡玉梅的左臂膀刺出一枪,而胡玉梅此时招式已用老,只能生生地往后退去,最终还是被刺刀扎到了小手臂。

    由于吃痛不由地发出了一声娇叱,只得跳出战圈。

    李文天一听到她的呼声,心里就不由一紧,把眼关切地望向胡玉梅这边。

    那个南军岂会放过李文天这个分心的机会,突然进行了一个反击,砸中了李文天执刀的右手。

    “咣当”一声,李文天因吃痛不住,手中的短刀掉落在地上一块石头上。

    这个南军本想趁你病要你命的主意,接连又是一个突刺。

    李文天被迫使用出一招最不愿意用的烂招,一个后仰来了个铁板桥。

    这一招式讲究的是起落快、身形直,所谓“足如铸铁、身挺似板、斜起若桥。”但后面的后劲难续,容易失去主动权。

    可是一个搞笑的动作却让他占尽了便宜。

    原来那位南军判断李文天根本就躲不过自己这一枪,因此,就没有做好收势的准备,一枪刺空后,便因贯性的作用,整个人失去重心而扑在了李文天的身上。结果两个双双跌倒在地,李文天虽说是垫底,被身下的石头硌痛了后背,但同时也提醒他摸起一块石头,猛地砸到对方的头部。

    那南军根本就来不及叫声,就被砸得脑浆和血液喷溅出来,溅射得李文天一头一脸。

    李文天还来不及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尸体,似听胡玉梅发出了一声闷哼。

    欲知胡玉梅是否会被杀害,请看下章。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时空新主神 日娱字事 永恒圣王 一个顶流的诞生 三国之席卷天下 腹黑易少之樱花落雨 斗罗之满级就下山 千亿老公宠妻成瘾 道茫记 全职国医 赝太子 宋北云 杜总你捡来的奶狗是大佬 酒神 网游之永生 戟何 诸天 劫迟归 愿与卿老卿可知晓 宋北云 贞观攻略 古玩专家 重生之贼行天下 谴天录 权宠新娘蜜如甜 祖宰诸天 春暖入侯门 惜得珩世 原始大时代 寒漪回忆录 大国重坦 仙府 纵横宋末 地卷遗册 子弹世界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 轮回之无限进化 战龙狂婿 万古神帝飞天鱼 谋心 重生之有事请烧纸 你说的一方海 自海贼世界投影诸天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步步为饵 明天下 斯文不败类 从现代飞升以后 因你繁花似锦 网游之神级村长 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 重生大周女皇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他从星光中走来 执剑卫道 请君归 倾世谋妃 殓妆师 天狐缘 嫁给死对头后我HE了 剑绝仙古 葬灵纪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妖娆召唤师 被照美冥挖了出来 报告君上母妃总想改嫁 我的老爸好像有点强 王牌特工:绝宠太子妃 一剑朝天 诡秘之主 首富契约 成神从被全宇宙狩猎开始 赝太子 承婚 我有一座新手村 劫迟归 腹黑王爷的小毒妃 半夏墨染 仙姿物语 开局一座玉门关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神邸之门 儿子,王爷不是你爹 宠女肖瑶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 我有一颗能够许愿的流星 冥玄破 无限折腾 首席情人:总裁的契约娇妻 妖魔当道 雾锁道途 地狱少年王 综漫之无尽逃杀 网游之近战法师 权宠新娘蜜如甜 蓝色恋曲 浅塘 传奇药农 星王朝 极品学霸横扫南北朝 摄政王府小作妖 我和神女有个约定 北宋大丈夫 王妃要休夫 逍遥小地主 喂幺幺零吗 墨桑 艳客劫 长夜行 傅医生你红线牵错了 狂剑星河 放开那只妖宠 请君归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混沌天经 亲爱的小媳妇 蚁的世界 万界仙帝 猫大人驾到 在这个强者林立的世界中 藏书阁读书三十年出道已无敌 真灵九变 超能觉醒 全球数值化 三国乱世战神 我有一柄打野刀 快穿之炮灰奇兵 春闺梦里人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斯坦索姆神豪 首席情人:总裁的契约娇妻 网游之凌云风雨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洪荒之创世宝典 我真不是角色球员 美人唇香 聊斋路长生志 恒神传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普普通通大师姐 农门商女:悍夫来种田 渡魂匠 携手看世间繁华 贱人休走 开局成猪:种田当古代富婆 南笙与鹿凌 破蝶 此刻,我为华夏守护神 我的混沌城 逆命志 穿书后我成了战神文男主的妈 秒杀 禁风起 此药解情毒 寒门崛起 异世邪君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领主之兵伐天下 绝世特种兵之浴火战龙 剑绝仙古 灵君之心 从黑化后开始神级选择 大佬级炮灰 做好事就变强 国潮1980 雾锁道途 无尽武装 无限版帝国时代 红海行动后续 网游之修罗剑尊 南明争锋 异世界人员管理档案 张三丰异界游 总裁抢占小娇妻 极速爱情 一品御厨 催妆 女配是个小可怜 憾世天幕 巨富从摆地摊开始 从斗罗开始推演诸天国漫 贞观攻略 神冢世界 我的狐仙娇妻 我就是超级警察 我在末世建个城 长生界 魔渊狱蛇 百鬼夜行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连环妙计 腹黑太子高冷妃 神道珠 女尊之天下美男归我莫属 相爷您的夫君已到期 网游之创世剑神 源神觉醒 我家道尊是神医 冰山美男,快上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