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igjjhf.com > 穿越小说 > 战火英魂 > 正文 第五十三回:早知早觉难释疑 土掩文天险
    “刽子手。你们俩辛苦了!是李排长派你们来的吗?”同样一脸憔悴的二排长望了望堑壕里沉默着的战士们,心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脸上硬挤出了几分笑意,轻声地问刽子手。

    “是的。我们李文天排长发现你们这边的弟兄在坡上翻尸体,就知道你们没弹药了,并将你们的情况向政训官报告,政训官同意让我们三排给二排送弹药。我和姜维就奉命送来了。刚才,好险!”刽子手余悸未消地深深吸了口气后,认真地向二排长如实地说出原因。

    “给李排长带个话,二排欠你三排一回人情,谢谢你们了!”二排长默默地转望到41号高地方向,也不知他在想什么,但这句感谢话在刽子手听来,倒是十分诚挚的。

    “你们那边情况怎样?三排一下抽出这么多弹药送给我们,你们三排弹药还够吗?”41号高地是主阵地,二排长这么问也是因为他知道三排守的是主阵地。

    “我们弹药再守二天也没问题。”刽子手立即信心满满地回答。

    “呃!你们哪来那么多弹药?”二排长非常诧异地看向刽子手,迷惑地问道。

    “这就要归功李文天了。前天他发现柬军大部队运动时,就判断一连将要负责打援。之后,就向排长要求补充弹药。上级同意后,全连是说补充二个基数,而我们三排在他的要求下,偷偷多领了二个基数,所以我们排的弹药充足。”刽子手是个真诚的人,他不会向二排长隐瞒李文天私自决定多领弹药的事,就老实地实话实说了。

    “你是说他之前就知道我们要打阻击战,并且还预料到会打成目前这种状况?”二排长完全不敢相信地瞪着双眼,紧盯着刽子手疑惑地追问。

    “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刽子手含糊地应道。

    别说二排长难以相信,当时自己也是莫名其妙地问李文天为何要违规多领。然而事实就是这样,他只能这样略带含糊地回答,然后就想离开,因为和二排长讨论这个话题好像很压抑:“二排长,如果没什么其他的事,我们就回去了。”

    “好。谢了啊!”二排长听说三排那么贮备了那么多弹药,本想请求李文天想法再给二排这边送些弹药来,但不知什么原因又没有说出,挥挥手便让刽子手俩离开,“别忘了,你们回去替我对李排长说声谢啊。”

    “我就不明白,咱们的李排座大人,怎就知道的这么多呢?”听了大家说的话后,姜维也是完全明白是什么一回事了。由于自己是个新兵,当场不好问,离开43号高地后,便好奇地对刽子手地问道。

    “谁知道他那脑子里整天都琢磨些什么啊?”刽子手是见惯不怪,倒没想的太多,就随口回答一声。

    走了几步后,他反觉得有些奇怪地问姜维:“你怎会这么想的?”

    “哦。我就是觉得我们的李排座整天怪怪的,让人猜测不透!” 姜维老实地回答道。

    “哦。”刽子手若有所思地看了姜维一眼后,便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刽子手和姜维回到三排阵地时,41号高地的战斗也刚结束不久,他俩看到兄弟班又牺牲了二个战士,心里也顿时一沉,默默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三排的弟兄他们并没有休息,在李文天正的指点着正在抓紧时间,修补刚才被毁坏了的地方。看到他俩完整归来,脸上便露出满意的笑容问:“回来了,那边情况怎样?”

    “幸亏我俩及时赶到,要不二排他们就完蛋了!”姜维不无得意地抢先回答,并且做了一个扔手雷的动作。

    “嗬,那秦连长给你报功了吗?看你那得瑟的样子,一边去!”没问人家辛苦也就算了,李文天这厮也真嘴碎,姜维他们这趟没功劳也有苦劳吧?一见面就尖酸刻簿地打击起人家来。

    看到姜维并不敢回嘴吃瘪的样子,刽子手忍禁不住地朝他眨眨眼,表示了同情。

    难怪姜维会在背后说他的坏话,不由地笑了笑之后,才回答说:“二排真的没弹药了,我们赶到时,南国鬼子已经突破了阵地,正在进行肉搏战了。不过,这次真是亏了姜维连投出了八九颗手雷,阻拦住后续南军,要不真的险了!”

    “嘿嘿,姜维这小子,就是这手手雷玩得好,别的他真不什么样。”

    这还是人话吗?刽子手原以为这回他会口头表扬姜维一句,想不到他竟说出这样的话来。就连刽子手也怔了一下,只把李文天看了许久没说话。

    “我的脸上有花吗?”李文天被刽子手看得莫名其妙,疑惑地问。

    “没有,没有。”刽子手突然感到和这厮真没什么好说,急忙躲到一边去了。

    “轰”的一声,突然从天空里砸下了一颗炮弹,将前面刚修好的堑壕给炸塌了,掀起的石块和泥土纷纷落在李文天等人的身上。

    “炮击!快进洞防炮弹!”没想到南军这回真是急了眼,连这么个弹丸之地也调来了大口径炮。李文天反应过来之后,就急忙大声地招呼起来。

    南军的炮弹并不多,只打了五分钟就停止炮击了。

    这回李文天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正好一颗炮弹落在他的洞口不远处,掀起了泥土将他的洞口给封了。瞬时,他只能依稀地听到外面在喊叫的声音,渐渐的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

    “完了,千算万算怎没想到这一着呢?这不就要被憋死了吗?”李文天又想到死了,便手忙脚乱拼命地用手去扒洞口的泥土,可是扒了一会就明白,这洞只有这么大的个地方,扒下的泥土根本就没处堆。一股绝望和恐惧涌上了他的心头,任凭他不日里诡计多端,这会儿也是无计可施的他,只能哭丧着瘫坐下来。

    “不行,老子不能死得这么憋屈吧?”欲哭无泪地坐了一会后,他十分不甘地极力想要保持冷静与镇定。可是一阵头晕气短、呼吸急促,四肢软弱无力,即之他的意识模糊起来昏迷过去了。

    “弟兄们,敌人又上来了,大家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将南鬼子给我打回去!”政训官顾不得查看这阵炮火给自己的战士带来多大的损失,他得先赶紧组织战士打退南军的进攻。他一边喊,一边第一个冲上堑壕架起一挺班用机枪。

    这阵炮击来得突然,三排也首次出现了伤亡,牺牲了一名战士,几个战士负了轻伤。

    “呃。文天呢?谁看到李排长了!”第一个发现不见李文天的是猎人,他奇怪地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李文天的人影。往常这个时候,这小子总是嚣张的四处吆喝显摆,这会怎会不见他的人影呢?心里不由的狐疑起来,嘴上便大声地吆喝起来,问谁看见李文天没有。

    “会不会被埋在洞里了?”姜维猜测地说了一声。刚才他就差点被炮弹掀起的浮土给埋了,所以他听到杀手的话,首先就想到的就是这种可能。

    “石青,你快去他那边看下。别让你师傅真给埋了。”南国人已经发起进攻,刽子手只好吩咐虎子去找下看。

    “好的!”石青二话不说,提着枪,拔腿就朝后面跑去。

    来到洞口时,石青顿时就被吓坏了,他诧异地看着眼前几乎被填平了的堑壕,傻傻地看了一会后,就哇的一声哭喊起来:“排长,李师傅,您在里面吗?您没事吧!”

    叫了几声后,就急忙用手去挖了一阵,可又发觉这样太慢了,急忙转身往回跑。

    “找到了吗?他在干嘛!”刽子手一面射击,一面问回来的石青。

    “我师傅被埋在洞里了!”石青是回来找工具的,见问后,就哭丧着脸回应。

    “什么!真被埋了?”刽子手圆瞪起双眼,慌忙将机枪交给身旁的战士,“走,我和你一起去!”

    “从这挖!”刽子手就比石青冷静多了,他看一眼后就决定切着堑壕的壁往下疯狂地挖了起来。

    很快他们就先挖出了一个小孔。

    “文天,文天!”刽子手往孔口焦虑地呼叫起来。

    “他好像有回应了?”石青听到了李文天的虚弱声音,咧嘴笑了起来。

    “傻笑啥?还不快挖!”知道里面的李文天还活着,刽子手也高兴地催石青动作快些。

    “文天,你感觉怎样?别吓人啊!”当两人将李文天从洞里拔拉出来时,这厮脸色苍白得没点血色,不断地喘着气说不出话来。刽子手和虎子看到他这个样子,惊吓得毛骨悚然,急忙给他喂了些水后,轻轻拍着他的脸叫唤道。

    “别,别哭……还死,死不了。”李文天此时的脸上是笑比哭还难看,反而喘着气宽慰着刽子手两个,“把,我,放,放在这休息一会。你们回去参加战斗吧。我,我真的没事,缓缓气就行了。”

    “那,石青,你留在这盯着他。”刽子手也知道战斗很惨烈,多一个人多份力量,只得听从李文天的意思,回去参加战斗。

    “石青,谢谢了!”待杀手走后,李文天休息了一会儿,人觉得轻松了些,就苦笑着向石青道谢,只是他那脸上的笑太恐怖了。

    “李排长,您别这样,我有点怕。”石青真的不习惯李文天这样和他说话,这温柔的口气在他听起来就感到特别的别扭,他弄不清那句是真,那句是假。

    “行了,对你好点,你却这么别扭,人啊,生来就是贱!”李文天叹了口气,一脸无奈地:“扶我起来吧,我们过去看看。”

    “你还需要休息呢?有大伙在那顶着,出不了什么事。”其实石青也在为那边的战斗当心,可是看到李文天从来没有这么虚弱过,又觉得自己应该陪着他。

    “我这人也生得贱,享受不了什么福。过去吧,我真没事。”李文天挣扎地站了起来,就要走向那边的战壕。

    石青没法,只好上前扶着摇摇晃晃的李文天,蹒跚地走向前面战斗正激烈的地方……

    “文天。你怎样?”猎人看到李文天走路蹒跚,像是喝醉了酒般,便十分忧虑地问。

    “老子还死不了。”李文天嘴巴还是充硬地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去扶住石青的臂膀。

    “师傅,您还是先休息一会吧?”看到李文天脸色还是那么苍白,便用恳求的语气劝他。

    “我就先在这歇口气,你去吧不用管我,多个人多份力量。”李文天推开石青,让他也去投入战斗。

    这回三排的情形确实危急,南军这次是全力进攻主峰高地了。

    李文天坐在这儿,心里却一刻也没有耽搁事。

    他听了一会后,发觉自己阵地的左侧战斗特别激烈,心里暗暗地惊慌道:“坏了!”

    也不知哪来的力气,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决定到左侧去。

    守在左侧是九班。九班长也是个老兄弟了,但李文天并不是那么熟悉他,重生之后,这九班长一直是跟着杀手。因此,两人不是那么相互了解。

    也不知是心里有事着急,还是年轻生命力特强的原因,走了几步之后,自己好像是恢复了不少体力,人也不觉得那么虚弱了。

    “他娘的!这是在催命呀。”左侧的枪声是愈发更加的激烈过来,李文天喘着气,咒骂了一声,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拼命往前赶。

    透过一个被炮弹炸塌的堑壕缺口,他看到了几个南军士兵正往这儿隐蔽移动。

    李文天正奇怪这儿怎没有人时,只见一堆泥土中在蠕动着。

    他明白,那是被炮弹爆炸时掀起的泥土、石块掩埋了的弟兄,清醒过来后,想爬起来,于是他赶忙跑过去帮忙。

    “你们怎样?”看到二个满脸尘土和血污的弟兄,李文天急切地问道。

    谁知他两个以是一个站不稳,一屁股坐了下去,脸上露出了惊恐万分的骇然神色……

    欲知两个刚站立起来的弟兄看到了什么,且看下回分解。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闲夫守则 朝思归 穿成田园傻女后我逆袭了 追柒之路 相爷您的夫君已到期 烽火华夏 重启之下 女捕头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飞天 美男咱有话好说 离婚后被前夫官宣了 都市逍遥邪医 良辰美景未曾负 混沌天经 地球第一剑 大荒神记 绝色医妃倾天下 大佬娘亲又酷又拽 超凡机械城 诸天从西游开始 柯学验尸官 灰戈 于归于归 诸天万界聊天群之我是神 天下百工 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选择文化胜利 退婚后我把反派脸打肿了 亘古大帝 胜利十二人 特种兵王 冰火魔厨 求魔 兔乩 帝王明意 开局成猪:种田当古代富婆 带着系统在兽世 重生柳神,洪荒签到千万年 孙策的野望 美人唇香 大贤者成长日记 大数据世界 不灭圣影 生死体验 斩仙者 女王崛起:大神求交往 万界仙王 缔造我的第一豪门 召唤万岁 麻衣神算子 我的妹妹超会搞事 通天之路 全民剑圣 天工 于新世界高举龙旗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龙王令 重生之都市天尊 归墟 冥罗陆 抗日之兵魂传说 离天大圣 大魔王 重生之会展帝国 曹贼 一枪风云 盛世安景 倾世情缘俏佳人 状元郎的一品种田妻 千亿老公宠妻成瘾 网游之无限秒杀 东黎界 葬仙星 曩霄传说 从仙侠世界归来 重生柳神,洪荒签到千万年 无尽武装 萌妻来袭:我的女神是男人 等我有钱以后 骠骑天下 回到明朝当王爷 武道至尊 妖神录乱世妖女 踏灵人 末世重生之空间商人 基因大时代 路明非挑战FGO 剑道第一仙 超神圣骑士 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 神迹·轮回者 网游之死到无敌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一切都是从笔仙开始 斗罗之满级就下山 三界级黑客系统 洪荒仙师 许你一生:独宠逃家王妃 极限保卫 我变成了神级修补师 斗罗大陆之冰星神帝 原来我是野王 港综世界大枭雄 在逃生游戏中做朵黑心莲 重生之魔琴公主 漫威的公主终成王 宗门里除了我都是卧底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断翅 镇天武圣 摄心记 男神他总想秀恩爱 我继承了天道 步步为饵 联盟之 一境无敌 一胎六宝:总裁爸比超凶猛 气御神魔 遮天 桃源狂医 麻衣神婿 修士家族 林宛你属于我 烈火雄师 家里养个狐狸仙 我有一座恐怖美食屋 归墟 第十三号球王 从方寸山开始的诸天 凰歌千秋 蓝色恋曲 葬仙星 自学成仙 戏精大小姐又翻车了 离婚议嫁 暖男系神豪从环球旅行开始 美男志 神级外卖员 秦国小坑货 天师神婿 神秘支配者 我和神女有个约定 末世危机封学长的霸妻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暗黑大武侠 装甲假面战士光龙英雄传 第一序列 葬阴人 我要做球王 无上之缘 狂兵龙王 海贼之亡者监狱 影后虐渣指南 至尊邪圣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十年如一初 地狱少年王 玖宵传 我不会武功 神启者说 星武耀 不负金银不负君 逆袭之超少年密码 宠妻成奴:王爷跪地唱征服 斗罗之镇世斗罗 武侠世界穿穿穿 系统逼我当男神 冥境之锋 重生后成了邪王的掌心宠 黎明又相见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从武警新兵开始当教员 不逍遥 圣骑士赵大牛 锦衣夜行 福临门之老李家的四媳妇 这里有妖怪 超神大掌教 影后她又娇又飒 苍虎 美女世界 我在东京放置成神 从炸掉魂环开始的斗罗 大贤者成长日记 嫁给太监驸马后他谋反了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大唐之开局一个诸天大佬群 极品小村医 大明1617 战医无双 快穿之慢慢轮回 破天踪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异生之寒雨 农家娇女:种田悠悠乐 武将九霄 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天下醉 炼器雄心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