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igjjhf.com > 穿越小说 > 战火英魂 > 正文 第五十四回:识破阴谋危情急 高射机枪逞
    李文天一见他俩的眼神,反手就朝缺口那边飞快地打了两个点射。听到二声“卟嗵”人倒下的声音后,他又迅速地扑向了缺口处。

    真个是来得早不如来的巧,被击中的两名南军倒下去时,正好砸在下面正在往上爬的同伴身上。一时间,六七个南军慌乱成一团,给李文天创造了一个难得的全歼机会。

    此时,李文天手中拿的是那支M16突击步枪,他一口气就打完了枪膛里的所有子弹,将堑壕坡底下的南军给全灭了。

    李文天略为检查了一下,便赶紧回到那两个兄弟的身边。

    “你们都伤在哪儿了?”

    两个自己也不知道伤在哪,原来他俩是被炮弹爆炸时的气浪给掀起,而后又重重落下摔昏过去的。

    九班那边的枪声仍然非常急促,李文天看他俩的情况不是那么差,便交待他俩仍守在缺口处。自己则继续往九班阵地赶去。

    “你什么就来了?”看到李文天赶到自己身边,政训官一面继续射击,一面带着责备的语气关切地问他。

    政训官也是早他一步赶到这儿,李文天的情况他是知道的。

    “这次阻击战不比寻常,我心里不踏实。”李文天也不宛转就直接说出自己的担忧。

    李文天在和政训官说话时,并没有影响眼睛和手上的动作。这边情况的危急,主要是南军的两挺机枪的重火力压制了九班,他只是略加判断一下,就开枪将两名南军机枪手给打死了。

    “好枪法!”一旁的政训官不无嫉妒地赞了一声。

    “一般,一般。嘿嘿……”李文天闻声又猥琐地笑道。

    真是应了那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都到了这种地步了,他也忘不了得瑟。

    看到他那副样子,连政训官也气得忍不往想踢他一脚。

    “他们好像对我们这边放松了攻击节奏,听枪声,倒是北面二排那边打得更猛烈。”政训官看到李文天好像真的问题不大,就向他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不好!”李文天想了一下,就觉醒过来,“你说得对,南国人攻了近二天,没得到便宜,肯定明白过来,与其分散后兵力,不如集中兵力选择一点突破。”

    “你是说,对我们这边只是虚张声势?”政训官也像明白道。

    “可不是嘛?刚才我也以为这边情况紧急。现在这两挺机枪一干掉,他们也就停留着光放枪,人却没有认真进攻。”李文天指着下面的南军分析给政训官听。

    “那我们什么办?”政训官觉得李文天说的有道理,便顺口问道。

    “派人过去增援是来不及了!我现在就到七班去,将那两挺高射机枪搬到北面去,从侧面支援42号高地!”现在只能靠火力增援了。李文天一边朝政训官说着,一面就迅速离开九班,飞快地朝七班阵地跑去。

    “铁匠。快将高射机枪调到北面去!”李文天人还没到,声音就已经传到了七班阵地。

    果断地命令铁匠几个,将本来准备在紧急关头使用的重杀器提前投入战斗了。

    “是。”这种时候,铁匠几个对李文天的话是坚信不疑,立即着手搬出高射机枪及弹药箱,跟在李文天的后面往北面的战壕跑去。

    而一急起来,李文天也忘记了自己身体还没有恢复,竟然健步如飞般,让扛着装备的铁匠几个跟在后面跑得上气不接正下气。

    “就这吧。把桩打牢,这大家伙后座力挺大的。”看了下视角,李文天选好了地点,让大家抓紧时间架好机枪。

    “谁会用?”架好枪后,李文天朝铁匠几个问道。

    看到几个都摇头表示没有用过,李文天就抓住铁匠:“铁匠,你来,我教你使用。”

    其实高射机枪平射当重机枪用很容易学会,李文天只连教了二遍后,在场的几个都觉得会使用了。

    “就开打吗?”铁匠本身就是一名挺不错的机枪射手,第一个就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使用技巧后,便跃跃欲试了。

    “等等,现在还不是时候。”李文天伏在堑壕上,仔细地观察着42号高地那边的战斗情况,觉得还不到最佳时机。

    南军炮火对41号高地轰炸了五分钟后,立即就转向了42号高地打了足足十分钟,因此,三排的伤亡及阵地上的工事损失比一排那边好多了。好在补充弹药时,杀手看到李文天的三排足足多补充了二个基数弹药,本着不愿意吃亏的原则,一排也多领了二个基数的弹药,要不像二排那样,恐怕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可是南军改变了攻击战术,把大部分的兵力转向42号高地后,一排的整个形势就转向危急了。

    “弟兄们。看来下面这些南鬼子仗着炮火和人多势众,就妄想突破我们的阵地。”仗打到这种地步,杀手的疯性也被逼出来了,他铁青着脸大声地喊道:“我们一定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大家说是不是?”

    杀手的声音响彻了整个一排阵地上空。

    “是!”

    众人的声音回应得整齐、洪亮,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杀手带兵,确实是有他的一套,这种简单粗犷的动员方式,也只有他这种人能想得出来。

    但,却很实用。

    经过自己嘴里喊出的话后,战士们都已经打起十二分精神投入作战状态。

    “排长。您看!三班那边好像被突破了?”身边的一名战士情急之下,打断了杀手还想继续动员几句的意愿。

    “钟排副不是在那吗?”杀手听说后,立即看向三班那边。

    “刚才一班那儿告急,排副又赶到一班那边去了。”另一名兄弟替那位战士告诉了杀手副排长的去向。

    “你们几个,马上跟我去增援一班阵地!”杀手没有犹豫,带着几个兄弟就急忙赶了过去。

    此时的42号高地的防御阵地已经四处都处于岌岌可危的地步,捉襟见肘令几个干部四处救火般不够用。

    “排长,这样肯定不行!我们为什么没有增援部队?”一班的阵地眼看就守不住了,刚刚经过一番肉搏,勉强地将突破上来的南军赶下去,己方的损失也很惨重,连杀手也负伤了。

    “估计是上不来了。”副排长半躺在堑壕壁上,忍受着伤口处的剧痛,不断地抽着冷气。

    “您还是先下去重新包扎下,要不伤口感染了就糟糕了。”一班长自己也负伤,只不过伤势没副排长那么严重,他一面射击着,一面劝副排长下去。

    “别管我,卫生员也顶上去了,现在那有人手来管这事。”副排长挣扎着想站起来,但努力了几次后都没成功,最后只得无奈的放弃了。

    一班长很想放下枪来照顾一下排长,可南军根本就没有给他机会。

    ……

    “铁匠,我们把那颗大树桩以下的南军给拦截下来!”李文天已经看到一排到了危及关头了,如果不能有效地截断南军的后续部队,一排的阵地就要被突破。

    “打!”李文天说完就搂住高射机枪扳机,一串火舌立即喷出枪口。

    正在疯狂进攻的南军就像是洪流,瞬间,就被旋风般的子弹撕裂出一道宽阔的隔离带,而随着两挺高射机枪的不停扫射,那道隔离带也在不断的扩大。

    12.7毫米的子弹实在是恐怖,如雨般的子弹泼到那,那儿就是一片血肉横飞,被拦腰切断的尸体和四肢到处都是……

    人毕竟是怕死的,眼见着被打得尸体破碎,血流成河,打碎的肉块肠子溅得到处都是。面对这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残景,就是再强悍的疯狂南军也惊骇地擅抖。终于有人支撑不住了,转身想逃离这完全是单方屠杀的修罗场。

    阵角一动摇,很快就让攻势正旺的南军攻击队形开始动摇,转眼间就崩溃了,就像滑坡的泥流般退了下去。

    而已经逼近或突入阵地的南军目睹后面的崩溃,也纷纷失去了斗志,经过一番血腥的肉搏,很快就被一排的战士们清除干净。

    “排长。我们终于将南鬼子给赶下去了!”浑身是血的副排长,拖着沉重的双腿慢慢地挪到杀手的身边,喘着气向他报告。

    也许是听到枪声已经平息下来,杀手脸上的神色也放松了许多,人也显得精神了许多,费力地点点头:“我知道,弟兄们都是好样的!大家辛苦了!”

    “这次幸亏三排那边,用高射机枪拦截了南鬼子的后续部队,我们才能支撑下来。战斗结束后,真的要好好感谢文天他们三排这次强有力的支援!”副排长的力气已经被抽尽了,说完就再也支持不住,瘫倒在地就昏睡过去了。

    “挫刀,兄弟!你醒醒!”杀手被突然昏迷过去的副排长吓坏了,急忙叫来战士们将他先抬下去。

    望着沉静下来的战场,杀手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他觉得有许多问题值得自己认真的梳理与思考……

    南军这次组织的强势攻击被挫败后,一直到了傍晚也没再组织进攻,整个战场逐渐恢复了寂静。

    “小子,你说南国人还会进攻吗?”政训官看到李文天刚刚点着一支香烟,顺手就给缴了。直接放到自己的嘴上,美美地吸了一口后,才慢慢地喷出一串圈圈。

    “应该是我军已经完成了大转移了吧,要不,他们会这么安分?”能躺着李文天是绝对不会坐着,领导来了也不懂有所表示,反而悠悠然地随口说说。

    “你这臭小子,你这都躺多久了,给我坐起来!”战斗紧张时,政训官倒也忘记了这些,现在清静下来,他才想起该算老帐新帐一起算了,一个暴栗就落到李文天的前额,“你不是很喜欢这样吗?”

    “哎哟,‘老政’,您轻点,轻点,疼疼!”看到政训官还要继续,李文天一咕碌就坐了起来,慌忙的向他求饶:“我这不是伤病员嘛,在礼数上也就——欠了些敬意,我这就改,坚决改哈!”

    “这还差不多。”政训官知道和他真的认真不起来,见他端正地坐好也就不再计较。

    “这次,光你们三排就牺牲了十个战士,重伤十个。至于轻伤,更是个个都带着。估计一排和二排这次也够戗了,一连又得重新补充一半新兵了。”政训官很快就抽完手上的香烟,又向李文天要了一支香烟点上后,深深地叹息道。

    “‘打仗总会死人的’。连长不是常常这么说吗?不过,这次‘光荣’了的兄弟,他们付出的代价肯定是值得,有意义的!”李文天难得这么深沉过,幽幽地慢慢说道。

    这让政训官感到得很突然,不由地盯着李文天足足看了一分钟,像是要弄清他这话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忽悠。

    “‘老政’,您这是啥了?太吓人了,我可不是美女啊!”李文天被看得毛孔惊悚,后悔自己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慌乱地挪了挪远距离。

    “唉。这战争真的会改变人!”政训官又叹息一声,“你好像改变了很多。”

    ……

    上半夜,下面的南军开始撤退了。

    其实,柬军第一集团军在昨天午夜里就已经结束了。负责增援的南军320师得知事已无法阻止后,又害怕在人生地不熟悉的情况下,受到敌人的偷袭,就放弃增援提前就撤了。

    只是李文天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前面的那几天战斗也是整个战役中的一部分。二月17日凌晨,自一连配合主力部队夺取暹滴一带,在炮火掩护下向磅格拉方向实施突破,整个战役就开始了。而一连被安排到三个高地打阻击,只是情况变化而决定的,他们守了二天一夜,直到南线部队25日夜间彻底消失夜色之中,柬军的化整为零的大战略转移就宣告胜利结束了。

    如此一来,对自己连队的下一步形势李文天又有怎想法,且看下回分解。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末世宅在家 捍卫荣耀 我有一座无敌城 大靖日月 至尊邪圣 天老爷驾到 重生于康熙末年 至尊剑皇 风云之旅 神算赘婿 傲世倾狂 风雪靖苍生 贞观卖纸人 剑佣2 朝为田舍郎 第一战神 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 0号玩家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重生之我的八个女神姐姐 儿子,王爷不是你爹 年长飞 校花的贴身高手 心之上 狂暴战兵 一剑殇红尘 我叫闭嘴好吧 春日宴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谢邀!高考弃权,我已成神 兽世狂情:兽夫大人真可口 神魂至尊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扭曲的日常物语 娱乐:我说真话震惊了全世界 孤才不要做太子 仙朝 昆仑小师叔 剑泣魔曲 杜总你捡来的奶狗是大佬 巅峰仙道 天下男修皆炉鼎 子弹世界 一世孤尊 三国平云传 我能添加逼格值 邪剑诸天 交锋 小可怜才是顶级大佬 嫡女锋芒之狂妃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烟花似暖月犹凉 偷心阁主甩不掉 我的混沌城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谪仙乱舞 九星轮回诀 几世不忘 武侠 应是案深情浅 哀家克夫:皇上请回避 都市之 大唐顺宗(唐朝吴老二) 甜心宠之墨冷曦暖 轮回佰转 九零女神算 我想让你爱这个世界 在火影练吸星大法 玩转阴阳界 花开守城 苍穹神殿之大周风云 神话三国领主 长命酒师 美食三国 我真的是渣男啊 大清九福晋 从零开始 我在雨中等你的季节 致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长夜余火 致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云时问锦何处去 烟尘寂 第一赘婿 跃马扬刀 召唤文武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从黑化后开始神级选择 都市逍遥邪医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殓妆师 从指环王开始 雷霆立道 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这只是个咒语 陛下因何造反 我有颗七窍玲珑心 箭魔 天书在手 可能是本假银魂 木叶之王牌间谍 雪夜歌行 闻香,是君来 小阁老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史上第一混乱 昭奚旧草 我能添加逼格值 一只喵妃出墙来 我是足球经纪人 放开那只妖宠 校花的贴身高手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我的总裁男朋友 道家祖师 落跑太子妃虐渣追夫 从2012开始 交锋 魔力全开 开局被李世民,全城通缉 少女孟婆的优雅日常 重生之投资天王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葬灵纪 只为美女一笑 亲爱的小媳妇 喜剧天王 宫主她偏要又美又飒 逍遥小太监 混元苍穹 重生之仙武都市 和鬼差同居的日子 精灵小镇大有问题 庆余年 这个吸血鬼不太冷 捉妖小道士的寻药之路 快穿之大佬飒爆了 万域剑神 嫁给太监驸马后他谋反了 女爵爷驯夫记 酒歌 乞丐王 全球进入数据化 朢淵 天刚传 星尘武者 人生莫过苟且 连环妙计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间客 异界 斗罗之瑶瑶公主是团宠 狂神刑天 一品皇商:不做弃妃做大佬 天书进化 签到斗罗从史莱姆开始 无上之缘 神谕:莽荒法则 侠影仙宗 我有一刀断长生 猿说 不只是女神 丰碑杨门 不放手不还手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我在NBA当大佬 你说的一方海 嫡女归来 重生之工业兴国 狩魔手记 末日城邦 长姐她富甲一方 玩家入侵 抗战游侠 恶魔深渊 少帅夫人有众多马甲 十方武圣 我就是个挂王 江上寒月明 杨辰秦惜 回到三国之统一天下 地球神域 丫头家的绝世高手 绝品天医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医婿 从斗罗开始签到女神 愿与卿老卿可知晓 云之彼端的少年 学霸的UP主养成计划 战恋芳华:无双 从海贼开始游荡诸天的幽灵船 贱人休走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开局签到如来神掌 庭院不知深 一剑殇红尘 欢乐英雄 总裁宠妻入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