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igjjhf.com > 穿越小说 > 战火英魂 > 正文 第五十九回:面对担当反差大 又进新兵获
    不管大家信不信,被南军特工在众人眼皮底逃脱已成事实。

    为证实自己的判断,李文天亲自带着刽子手、铁匠两个警惕地朝乱石堆摸过去。

    不一会儿,他们三个就站在一高处向这边挥手喊道:“帕克营长,这些南鬼子真的逃走了!”

    这边王副连长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

    “打扫战场吧。”帕克营长失望得像是谁欠了他的债般,黑着脸冷冷地下令道。

    看得一旁的王副连长楞怔了半天,好一会都回不过神来:这人,怎能这样呢?

    李文天回来后,看到战士们都默默地望着刚才牺牲了五位战友,脸上神情十分的复杂,他本想劝慰几句,张了张嘴又原觉得他们的枉死自己也负有责任。假如当时自己没有考虑那么多,也许此时这些战友也就不会躺在这儿了,怀着深深内疚的李文天恭敬地向烈士们鞠了三鞠躬,带着沉重的自责悄悄带着刽子手几个回三排的阵地去了。

    中午,团部及时调来了三车辆,将牺牲了的战友和经医生检查后需要到后方治疗的伤员带走。

    秦柯的伤,按理也得走。但他认为此时自己不应该离开连队,医生只好重新给他清理伤口,打了一针破伤风药水,然后挂上治疗伤病的点滴,还留下了三天的药量。

    李文天的情绪很不好,送走伤员和牺牲的战友遗体后,胡乱吃了些东西就躲到一边睡下了。看到这厮这副神情,刽子手几个也没去打扰他,一些杂事也就与铁匠几个商量着处理了。

    李文天这觉竟然睡到第二天早上九点还没醒,刽子手几个没去叫醒他,他却被几个毛头小伙子的“报告!”声给吵醒了。

    闷睡着的李文天十分的不爽,仍是是不愿意醒来。但他嗅到了细微的陌生人的气味,立即强迫自己睁开了眼睛,发觉眼前三个眼生的年轻士兵,疑惑的看了看才问道:“你们这是干啥?”

    “来……来报道啊!”其中一个略带着兴奋的语气解释道:“报告李排长,我叫郑吉祥。我们三个都是新来的,政训官让我们加入三排的!”

    “新兵报到找班长啊。真是的,吵醒我干嘛?”李文天不高兴地嘟囔道又想躺下。

    “您不是班长吗?!”三个新兵顿时被他搞懵懂了,难道是那几个老兵耍他们玩啊?

    是啊,人家是来三排,不找自己又找谁呢?自己怎又忘了这个身份呢?于是这厮仍是嘟囔着:“当个小小的排长也不自在,连睡个觉都不得安宁!”只得坐直了身子重新打量了跟前的三个。

    “报告班长!”另一个兵接着说道:“我叫涂卫国,往后我就是三排的人,死是……”

    “住嘴!呸,呸……”李文天最忌讳个“死”字,一听到这新兵开口说死,他顿时就发毛了,极不耐烦地站起身来想发飚,想想后改为拍打自己的屁股。

    看到穿着崭新的军服,显得很精神的三个同龄人,斜着眼随口问道:“你们从哪来的兵?”

    “原连队啊!”几个新兵异口同声回答。

    “你们没听出,我是在问从战场上哪支部队来的吗?”对这个答案让李文天很不满意。都是些像那个滕晓辉那样的兵,属“口头革命派”没上战场都这么激动与兴奋,一开打时却是站不直的孬种。

    “班长,我们才刚从民柬军总部来到这呢!”见李文天这样说话,郑吉祥就有些委屈的说道:“我们是初上战场不错,都都是一年以上的老兵了!”

    李文天当然相信他说的不是假话,就更加闷郁起来,上级怎尽送这些兵上战场呢,他们甚至拿枪的姿势都不是一回事,难道真是当炮灰吗?

    “班长!”郑吉祥似乎发现李文天嫌弃他们的意思,急忙解释道:“你必须要相信我们,只要打几仗,我不就是你眼中的老兵了吗?”

    李文天这一听就心里就更是一沉……果然是卖嘴皮的,那个滕晓辉不就是这么能说的吗?

    “报告班长!”这时一个膀子敦实的“老兵”站了出来,挺身说道:“我们虽然当了一年的兵,不过是大多时间都在负责警卫、维持秩序,难得打几次枪,但是,这能怨我们吗?你不能歧视我们!”

    嗬,还挺倔的啊!李文天就喜欢这样的脾气,不由心里一动,开口问他:“你啊什么名字?”

    “大名叫洛德生,但弟兄们都叫我‘骆驼’。”憨厚地笑了笑,向李文天报出自己改名,并连外号都一同说出。

    对上脾气,李文天好像心情霎时就好了起来,人也就精神起来了,似乎也记起那西什么的亲王,在被另一派势力夺权后,一直就呆在国内的时间比在柬国还长,不过人真的很不错,对华国倒是很真诚的。现在连自己这些御卫部队都派到前线了。

    想到这里李文天觉得自己真的不该和他们较劲,于是不由在心里一阵苦笑,就对他们点点头说道:“你们先下去吧!有什么不懂的……跟老兵们好好学学!”

    “是!”郑吉祥三个一个立正,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就下去了。

    “怎么?不满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缠满绷带的秦柯走到了李文天的身边,并递上了一根香烟。

    虽说心底还是敬畏秦柯,但明面上李文天似乎不愿意承认这点。他自己都对自己不满意,于是带着几分烦躁地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没说话。

    秦柯点着自己的烟后,随手也给李文天点了烟,深深吐一口烟雾道:“这几场战斗,大多数部队减员都非常严重,各参战部队都需要补充兵员以求尽快的恢复战斗力。说实话,上级对我部还是特别关照,不仅给了我们三天的时间休整,给我们一连补充的还是些老兵……”

    “秦老大,说句实话,我宁愿要白丁也不要这样所谓的‘老兵’!”李文天也学着秦柯的样子,长长地喷出一口烟雾后,以无奈的语气反驳道。

    这些实际情况,秦柯也是一样的清楚,这些说起来是老兵,其实军事素质没有不说,动不动还给耍脾气搁担子,他们在战场上更多的给战斗造成麻烦……

    “好了!”抽完一根烟,秦柯用脚将烟蒂踩灭,真诚地劝说道:“看开点,你自己几天前不也是这样的新兵吗?抓紧时间去给他们做做思想工作吧,让他们尽快适应下面的战斗吧,总不能都像对滕晓辉那样处理!”

    这不是在将我的军吗?李文天闻言不由一愣,虽说不服……可人家说的可是实话啊!貌似自己还不如他们三个呢。

    “其实,这世界上的最好训练就是实战。经历过战场血火磨练,一战下来你就是老兵了。”老家伙说的还真不错,我什么时候已经把自己当作老兵了,而且是理所当然的把自己当作那种会打仗的老兵,李文天怔怔地望着秦柯走远了身影出了一会儿神……

    在战场上能让人满意的事还真不多,想通了这些的李文天被忘记丢掉的烟头烫醒过来后,只得闷闷不乐的走回到三排的战士们中去。

    正当他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发现了刽子手这些班长都不在,便更加不爽地问:“怎就你们三个,他们都野到哪去了?”

    “班长们都去小溪那边洗澡了!”那个郑吉祥立即上前报告道。

    看到“班长”似乎心情不是那么爽,便很会来事的迎了上来给李文天递了根烟说道:“班长你放心!我们三个虽说没打过仗,但也不是会孬种,这站个岗放个哨什么的,还是没少干过。”

    “对!班长!”看到郑吉祥的示意,涂卫国也凑上来:“在上来之前,我们三个就商量好了,一定要在你的领导下争取多立功,争当战斗英雄,为国争光,为家光宗耀祖!”

    “真他妈的脑子进水了,还争当战斗英雄?老子直爽地告诉你们吧,只要你们真正跟我一起打过一仗后,你们还会想当战斗英雄,老子才真正服你们了!”李文天听到这豪言壮语,连连摇头苦笑,当然这伤人心的话只是在自己心里讲,并没有当面说出口。

    当李文天目光落到第三个叫洛德生身上时,只见他还真似只骆驼般,一人默默的蹲在那一声不吭,似乎在琢磨着一件值得玩味的问题。

    看着他,李文天蓦然想到了到现在自己还没来得说过一句话的徐小强。正所谓不会叫的狗才会咬人,这话虽然说不中听,但在战场上却还挺适用的,徐小强不正是这样的人吗?

    “骆驼。你在想什么,能告诉我吗?”李文天顿时就对洛德生三兴趣了,不由地走了过去,温和地问他。

    “我在想能不能换支枪。我知道部队没有狙击步枪,我只是想想而已,嘿嘿……”骆驼真实地告诉李文天自己在幻想,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带些羞涩地笑笑。

    难道自己捡到一个宝了?李文天听后心就咯叮的一跳,忙问:“你怎知道狙击步枪?你当兵前是干什么的?”

    “我原先在市少年体育馆学射击的,当我听说教练说起狙击步枪后,以为部队里会有这种枪,前年就放弃了选拔赛,瞒着家里报名参了军。结果到部队后,四处打听才知道部队上也没有这种枪。”一说到阻击枪,骆驼就两眼发光,话也就多了起来,一口气告诉了李文天这么多。

    “我们一连就有这么几支枪,几天前我还在用呢。如果你真感兴趣,我现在就带你到连部去领一支。”果然是捡到个人才了,可是说到狙击步枪,李文天不由地得瑟地告诉骆驼现在自己现在就不缺狙击步枪,而是缺能使用这枪的人才。

    “班长不会骗人吧?”骆驼显然是不相信,狙击步枪可珍贵着,你个小小班长却大言不愧,竟然说不缺。

    看到骆驼这副鄙视的样子,李文天感到被这个小子年轻了,顿时有些不爽起来,伸手就给了骆驼一记暴栗:“他娘的。你小子以为老子是在忽悠你吗?不信就现在就跟老子上连部去!”

    这厮闲着的时候,还真是一个小孩心理呢。

    反正他三个也是闲着没事,听这“班长”真的要带骆驼上连部领枪,也就起哄着跟在李文天的后面,往连部走去。

    “李排长,您这是来找秦副营长吗?他刚去营部开会了。”连部的书记员,看到李文天到来,急忙放下手上的工作,非常热情地过来招呼李文天。

    而骆驼三个听到是“排长”而不是“班长”时,便惊骇的大眼瞪小眼,心里顿时就恐慌起来,自己三个怎好好地给长官降级了呢?这以后还会有好日子过吗?

    然而,李文天哪里会和他们三个计较这事,朝书记员问道:“那狙击步枪的钥匙在你这吗?”

    “在。您这是要取回去吗?”书记员知道这枪是李文天寄放在连部的,立即问李文天。

    “你去取一支来吧。”李文天说了声,就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

    “你三个站着干嘛,坐吧。难道还要老子请吗?”李文天奇怪地看着他们三个,个个转眼间就像变了个人般,一副惊恐得浑身乱颤,“喂。你们听到了吗。这是什么啦?”

    “对不起!对不起!李排长,我们也是被他们骗了,不是成心降您的官衔的。”

    “操!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子都不在乎,你们这么紧张干啥呢?”李文天闻言,不由地笑骂了起来,“他娘的!你们是不是在宫廷里都呆傻了?哈哈……”

    “是,是,我们是有眼不识泰山。您原谅我们了?”最终,还是骆驼出面问李文天。

    “什么原谅不原谅的,老子从来不计较这些虚的套套,只要你们知道是老子的兵就行了。”李文天硬忍住没笑出来。想想后,又板着脸说道:“以后不许说这么没骨气的话,因为你们是李文天的兵。”

    “是,是!”

    骆驼到底拿到狙击步枪没有,是否圆了这个多年的心愿,且看下回分解。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从仙界归来 长姐她富甲一方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龙鳞战尊 星球大战:白银誓约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网游之天下无敌 从炸掉魂环开始的斗罗 魂曜星尘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此心不灭:找个机器人做男 我真的想当配角 开局拜师三星洞 笑面特工天降彪悍妃 小阁老 夜之战龙 商门娇娘 女捕头 这里有妖怪 寻姻缘 飞天 危险关系:一生所爱 重生大周女皇 抓住那个叛徒 武松之铁血霸途 镖行四海 宋胆 武将九霄 杨辰秦惜 流荧抚凰年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木叶之光 护花狂龙 斗罗大陆之冰星神帝 有事先找靳先生 封神第一帝 我心中的敌人 镜像皇朝 超级黄金手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收个逆徒是男主 春秋大领主 我叫闭嘴好吧 大唐孤星之远东战争 灰色灵魂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仙君我要报恩 大魔王 从东京疯人院开始天秀 武林大恶人 诸天福运 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引 中华第一帝国 不负穿越好时光 嫡女贵嫁 混血公主你不乖 亲爱的小媳妇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花豹突击队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全球魔法降临狂潮 我的上单是真的菜 魔渊狱蛇 鉴宝 完美世界(完结) 界起通天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网游之帝王归来 东北地仙 荣耀:王者在上 道门法则 荣耀王者 爱似繁锦 轮回剑典 大宋安乐侯 娱乐:我说真话震惊了全世界 极品小村医 永恒灵域 此间谁曾踏花归 转世神医在末世 都市渡恶师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洪荒之开局成为龙族圣祖 星武耀 我真没想到会出现怪兽 快穿之慢慢轮回 轮回仙神道 这个大明太凶猛 顶级神豪 三步生莲 重生过去震八方 小阁老的田园娇妻 狂神刑天 绝世妖劫 天生奇才续 乙女的上升法则 混天大圣 大唐孤星之远东战争 世子很凶 修仙界的崽从不认输 猎魔烹饪手册 穿入聊斋 变身倾世圣女 放开那只妖宠 心之上 修神外传 我有一张武学面板 全属性武道 俊俏娘子帅相公 娘子勿跑:夫君似兽 庶女要翻盘 王妃是个小胖墩 兄弟抱我不报恩 我老婆是大明星 袁太子 狩魔手记 我的老婆是妲己 霸仙轮回决 爱我请你放手 曩霄传说 扭曲的日常物语 奇门圣尊 在霹雳中游诸天 三国:超级结交系统 古今少爷 九星轮回诀 江湖有信 我打凡尘而来 网游之神级吞噬系统 可能是本假银魂 猎关东 极品仙尊归来 桃李春风皆是笑话 我真不是谪仙人 恶魔校草,谁怕谁! 慕嫡娇 星辰圣渊 黄天之世 草莓味月亮 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聊斋路长生志 废材修仙锦鲤多 海贼之慎重的巴雷特 三国:超级结交系统 从斗罗开始推演诸天国漫 主角开始抱团啦 重生大周女皇 一剑朝天 七瓣花开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道则书 袁太子 醉仙 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选择文化胜利 至尊龙帝 林宛你属于我 大医凌然 史迈利三部曲:史迈利的人马 大将军的谋反日常 江上寒月明 寻剑 王者青道 超神无敌 武圣开天 孙悟空转世之佛祖泪 宝瞳 敬我为神明 神魂至尊 做好事就变强 重铸扎撒 重生之投资天王 天下醉 魔王一身都是肝 风雨江山之金戈铁马 凤染君策 网游之金刚不坏 快穿逆袭男神宠上瘾 重生之魔教教主 全球灾变我为人族守护神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人在斗罗:签到火影 逆袭之超少年密码 圣言问道 神秀之主 重生之镇天神话 重生之年代纪事 弃宇宙 放开那只妖宠 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 凡人修仙传 人生介入游戏 穿成小寡妇后我乘风破浪 捍卫荣耀 仙渡 回到明朝当太子 战绝新时代 全球魔法降临狂潮 0号玩家 寻姻缘 我是咸鱼和我很强有冲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