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igjjhf.com > 穿越小说 > 战火英魂 > 正文 第六十三回:炮营受损激众怒 仓促追敌遇
    等李文天和骆驼两个赶到时,炮营这边的战斗刚刚结束。

    此时炮营营地上的一片狼籍:到处地面上血流成河,敌我双方的尸体堆积成山,有南军留下的,而更多却是柬军的士兵遗体,几辆被炸毁的汽车和火炮燃烧起熊熊的烈火,吸干了周边的空气,形成几处闷热的火场,让人无法靠近。

    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和血腥的气味,先到的弟兄们正在四处仔细寻找是还活着的柬军的士兵,翻动一具具像毫无生气的麻袋一样尸体……

    骆驼没有见过激烈战斗后的残酷情景,不由地吸了一口冷气,恐惧地发出颤抖的哀叹:“真惨!”

    李文天一直在注意着骆驼,他的眼圈渐渐地红了起来,脸色显现苍白,整个人的情绪总体上还算稳定,于是就故意指着一具自己柬军的士兵的遗体,对骆驼介绍道:“看看这位烈士,他是被迎面的机枪打倒的,头被打碎了、打飞了,没几个人认得他,记得他。知道什么叫英雄吗?就是面对着敌人牺牲的战士!什么叫血染疆场,什么叫马革裹尸,这就是!”

    “我知道!”骆驼愤恨地发誓:“我一定会为这些英雄报仇!多杀几个南鬼子。”

    可以看出骆驼的情绪有些低落,但没有沮丧的成分,更多的是仇恨。李文天知道,这是一个天生的战士,一个值得信赖的战友。

    “一连的弟兄们集合了!”随后赶来的政训官大声地呼唤着。

    队伍很快就集合完毕,大多数的新兵情绪都非常低落,有的人眼圈红红的,有的人脸色苍白,有的人拿帽子捂着鼻子和眼睛,更有些人竟要别人扶着才能站直。

    “弟兄们:由于我们的工作没作好,让炮营的战友损失极大,牺牲了近一半的弟兄,火炮和车辆等物资被毁惨重。所有的这些,大家刚才也亲眼看到了,在这,我就不多说了。”政训官的语气非常沉重,充满了悲愤与仇恨慢慢地说着。停顿了一会后,声音突然转变成激昂起来:“但是,我们不能为自己的战友牺牲而被自己打倒!我们都是钢铁长城的一分子,要以百倍的斗志打败敌人,为牺牲了的战友报仇!血债血还!”

    “打败敌人!”

    “报仇!报仇!”

    “血债血还!”

    “打倒南国修正主义!”

    政训官的讲话没有长篇大论,也没有空洞的政治号召,只是短短的几句切实的话,却激起了弟兄们的满腔仇恨,一时间那些低落的情绪就被激昂起来的斗志所替代。表达真挚感情的口号声,响彻了营地的上空……

    一连没有在炮营营地停留多久,就奉命参加围剿偷袭炮营的南军特工部队。

    事后证明因上级所谓的保密要求,让保护炮营口的一连远离保卫目标,而排以下的军官士兵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任务,因而头脑里就缺了一要弦,反映也就迟缓了,耽搁了战机。

    再加上集总对形势的错误判断认识,以为暹滴一带已经安全了。其实可以说暹滴周围地区根本就没有被柬军真正意义上的占领,只是上头自以为被柬军占领了而已。

    一连赶了半个小时后,在离原先守卫高地五公里处的一个小山村与全营汇合。

    营长看到秦柯和政训官两个,自然免不了冷言冷语说了几句。

    但这事也真的怨不得他俩,也就不好怎样多责备他俩,只是简单地介绍了下任务后,就让他们回到一连。由于时间紧迫,部队并没有解散,不到五分钟全营就开拔了。

    “你俩站在这干嘛?还不快跟上!”看见徐小强和涂卫国两个站在路边高处,指点着半山腰上正在急行军的三百多人队伍,远远望去颇具威风壮观!从这两个兴奋的脸上,李文天猜测到他俩觉得自己身为这支队伍中的一份子,充满了自豪感,于是也不好什么责备他们。

    李文天人在走着,脑袋里却在缠绕着一个问题:经这几天与南国特工部队的缠斗,他深感自己部队无论是在素质上还是装备上都没法跟南军比。所以说这仗一打起来,南军一个排的火力都比得上我们一个连强。而现在全营根本就不清楚南军特工具体的位置,只是盲目地按照上级的指令,尾撵着敌军并不清晰的踪迹追赶,如果再遇到个伏击什么的,那就非重演一次悲催不可了。

    想到这儿,他不由地急着想向秦黑脸说说自己的想法。但急赶了几步后,又觉得自己这也是一种猜测不是,即使是秦柯相信,但上头会不会相信还得另说,那个营长又会什么个看法呢?总不会为自己这么个让人不待的小小低层排长话,而改变上级的指令吧?于是刚鼓起的勇气也就这样泄了。

    不过好在这次是全营行动,三排也不再是担当尖兵了,这对李文天仿佛是个绝好的福音。用不着走在部队前头擦路那样的提心吊胆,深怕踩到南军埋下地雷或者是遇到设下的埋伏啊什么的,这会只要自己提醒全排弟兄都小心点儿就成了……

    可是过不了一会,他又鄙薄起自己太缺德了,自己怎会有这么龌龊的错误想法呢?其他战友也是战友啊,哪怕是柬国的士兵。于是,他又踌躇起来。经过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他决定还是去找秦柯,反应不反应是自己的职责,听不听那是领导上的事。

    此时部队已经下山了,踏上了一条简易的沙土公路。就在李文天要找秦柯时,前面突然传来了命令:“停止前进原地待命!”

    原来是走在前头的前卫排排长看到了前方的地形十分利于埋伏袭击,担心会遭到南军的伏击,所以才下令部队停下来,打算派出一个战斗小组前去探试侦察后再作定夺。

    前卫排长将自己的决定报告给三连连长后,连长也觉得这个担心也是有道理,于是也就同意了排长的计划,同时让通讯兵赶去向营部报告。

    当时三连连长第一时间就将这个情况报告给营长,营长又通过步话机联系上级。

    李文天看到前面连、营领导都这么理智果断处理问题,就不禁地放下悬着的心,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冲动,要是找领导一说,别人会怎样看自己呢?你以为就你聪明了,领导真的都是吃干饭不成?不就臭大发了。

    趁着空闲,李文天也认真地看了眼前这个地形。南国是个生产水稻的大国,不仅山林多,水田也一样多。这不?脚下的这条公路像一条长蛇一样蜿蜒曲折在一大片开阔地里,两旁都是成片宽阔的水稻田,公路正前方500米处有两个无名高地,相离大约200米宽。

    看完这样的地形,这厮一时又陷入了意淫之中:如果我是南军,一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地形,只要分别用少量的部队往那两边一埋伏,嘿嘿……我只要把你压制在水稻田里,在这没有任何可供掩蔽的开阔地上,别说是一个营,就是一个团也得留下一半人马……

    上级接到报告后,就问营部:“究竟前面发生了什么情况了?”

    “目前一切正常,只是地形险恶,需要先侦察一下。”营长照实回答。

    “那不就没问题嘛!”接电话的上级领导就有些不耐烦了:“我说你们营是怎么搞的,让你们保护炮营炮营被袭击!叫你们去追击敌人,你们就像乌龟爬行般,慢腾腾不说,还弄出个莫名其妙的险情来,难道你们就没有一点羞耻感吗?……废话少说了,怕这怕那的怎么完成交给你们的任务?时间紧迫,马上收拢部队全速前进!”

    首长一发怒,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大家都是军人,谁会没有好胜心羞耻感呢?营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搁下电话就下令部队按照上级的命令继续前进,而且还是没有任何防备的排成一字长蛇阵,撵鸭子般跑步前进。

    李文天当然不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事,看到部队突然就改变了之前的决定,而且是毫无防备的赤裸奔跑,就焦虑地向秦柯说出自己的顾虑。

    “跟着快走吧。肯定是上级的意思,营长不得不执行,军令不可违啊!”显然秦柯也是有所保留的,只能这么回答李文天。

    跟着部队走出山地进入水稻田时李文天就有些后悔了,老家伙不仅是个经历过与美军多次交手的全能兵王,而且是进过伏龙芝军事学院的留学军官,在军事上是相当造诣的人才。在他的教导下的李文天虽不敢说有多大军事才能,但眼前的可能发生的危险判断他还是有的。

    此时公路上只有战士们唰唰的整齐踏步脚步声,以及身上装备互相碰撞时的“铿铿”声。李文天眼睛却紧张的盯着前方几百米处的那两座高地,本能地放慢了脚步使得一排渐渐地与大部队拉开了一段距离。

    “什么状况?”后面的秦柯赶上来喝问李文天。

    “秦老大,我总觉得不对劲。”也许是怕被安上动摇军心,李文天小声地朝秦柯说道。

    三排这些弟兄们,跟着李文天久了,也被他带精了,看到李文天这样畏怵不前的样子,都将眼睛紧盯着他看。

    “师傅!”还没等秦柯说话,骆驼就在旁边疑问道:“您看下,是不是发觉这路有些不对劲,你看这……”

    说着骆驼就冲着李文天指了指路面残留下的被树枝扫过的痕迹,疑惑地说道:“这好像是谁在掩饰什么?而且时间还不长呢!”

    “掩饰什么?”闻言的李文天不由一愣,这是什么状况?

    莫非是南军怕被发现什么,所以都要清除路面上留下的痕迹……很明显,这就是南军特工的诡计,他们目的就是要造成这儿没有部队活动的假象,然后好把我们引入了伏击圈!

    想到这后,李文天便指着前方两座小山继续和秦柯说道,“我怀疑那里,他们应该会依托良好的地形,布置火力。万一真这样,我们该怎么进行作战呢?”

    秦柯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李文天一眼。看着那小山头,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会选择分散行动,尽量减少将部队暴露在枪口下的可能性。再次,我会选择派出不股部队,先行上山搜索到自己最想不到的地方。”

    “可供通行的道路却只有脚下的这条简易公路,公路两面都是烂泥田,如果对方真在这附近山头设立了狙击阵地,要想快速通过,简直会成为对方的活靶子。而且这个开阔地区肯定是作了火力布置,一句话,我们一营已经步入最恐怖的地狱了。我们会暴露在对方的枪口下,根本就无法逃脱。”李文天忧心忡忡缓缓地说道。

    秦柯的脸色也转为阴沉起来了,惶惶不安地说道,“文天,实话,我就最怕你这张乌鸦嘴了,但愿你这次说的不是那么灵。”

    “我也不想这样啊?”李文天一脸无奈地苦笑道,“这也许和人的心态有关,一般处于防御心态的人,会对面前的危险最为关注的。”

    “你们俩在这干嘛?还不快走。”

    这时,殿后的政训官也赶上来了,看到秦柯和李文天站在路边,对着前方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连前面有人在向他们催促快走的话都不搭理。

    “我怎能什么办,一旦开打了,我也只能带着三排弟兄尽快撤离?”李文天听秦柯问真要是被伏击了什么处置,便非常无奈的双手一摊说道。

    “可是你想过没有,一旦真的有埋伏,我们就已经身陷重围了。认也别想突出去。更谈不上你一个排能够单独撤出战斗。”

    “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前面在催促了!”政训官满头雾水,稀里糊涂地对他俩催道。

    “‘老政’,我们在分析,我们可能已经陷入南军的伏击圈了。在想办法呢。”李文天朝政训官苦涩地知道。

    李文天等人的预感是否成真,且看下回分解。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重铸扎撒 重生必须浪 盛宠之下 我的世界——复仇之路 终极斗罗 官道奇才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也曾匆匆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苍穹炼狱 高冷霸总老想哄我结婚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 命运之魔途 冥王的脱线娇妃 从海贼开始游荡诸天的幽灵船 嫁给爱情 顶级神豪 天鹰传奇 麻衣相师 无限折腾 穿到我妹的修仙文里尽情撒野 阴阳术士 梵仙传 逍遥侯爷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灵君之心 饲养全人类 不负穿越好时光 云罗天尊 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 荣升太后我只想当咸鱼 铁血强国 十方武圣 南风阁之公子欢 葬仙星 摄政王的驭兽狂妃 外星废柴双生元帅要逆天 荣耀:王者在上 重生 葬阴人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是盖伦 天才医生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网游之修罗剑尊 隐婚后我被大佬宠翻天 某不科学的漫威科学家 追凶实记 雀王之王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相思长恨歌 阴阳纸扎师 锦时归 超级黄金手 万古第一武神 从诛仙开始的绝世剑仙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竹书谣 正义之光:海贼噩梦 玩家入侵 变身倾世圣女 老婆,别来无恙 被校花倒贴之后 三生三世碧海生天 啼笑仙缘 步步红人 偷香高手 球场狂徒 仙朝 妻子的秘密 异世终极教师 醉玖 铁甲威虫之魔法之力 逆袭之超少年密码 琉璃美人煞 骑着电驴追飞机 完美风暴 执剑卫道 抗战游侠 冷面督主请低调 筑梦红丘陵 绯色魂 丰碑杨门 末世之我真的没开挂 网游之萌植暴医 从杀猪开始修仙 神迹·轮回者 长姐她富甲一方 网游之帝王归来 混血公主你不乖 网游之邪龙逆天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仙渡 武松之铁血霸途 时空穿梭商人 离婚议嫁 快穿之大佬宿主是反派 诸天万界聊天群之我是神 神州江山志 嫡女为凰:摄政王爷宠入骨 网游之狂仙 我召唤了整个地球 你赐我一生荆棘 摄心记 超人气修真 第十三号球王 重活之漫漫人生路 豪婿 史记小白传 荅塔和小王子 于新世界高举龙旗 日娱字事 诡秘之主 本侧妃竟然没有失宠 穿成仙侠文反派boss的亲姐姐 我的细胞监狱 我就是超级警察 踏星 快穿之慢慢轮回 五仙门 我,嫦娥男闺蜜! 魔门道心 从黑化后开始神级选择 华氏春秋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从红月开始 大唐坑王 谍战精英 港综世界大枭雄 归墟 女配是个小可怜 转世神医在末世 男神抽奖系统 家丑 我在星球种爸爸 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五神传奇 仙武神煌 导量I创间十银 丫头家的绝世高手 枪来 西游开局天庭签到十万年 伏溪仙道 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 万界仙王 容华似瑾 天狱边缘 漪澜情 田园医香 真爱与苦难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秦汉明月行 倾世情缘俏佳人 修罗武神传奇 一觉醒来在男神床上怎么办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龙界归来 风三娘 太古潜龙传 史蒂夫求生记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枭者 霍格沃茨的留学生 传奇剑神 百妖之路 重生校园太张狂:封殿,要低调 狂剑星河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文娱帝国 朝思归 无法遵循的规则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网游之绝武乱国 人在木叶已成影二代 芷妃殇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都市神级学生 通天官路 偏执大佬总想套路我 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娱乐圈里的泥石流 赖上江湖 跑毒大师 天下归晋 源化2 英雄无敌泰坦之神 首辅大人的团宠崽崽 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 都市渡恶师 见我如斯 武林生死令 轮回仙神道 边谋爱边侦探 破蝶 契言 长生在武侠世界 苍玄纪 醉玖 凛然如霜雪 贞观攻略